-“之前是我不懂事,我回家後看到我的家人才明白過來,我就算再不滿意你,我也不能讓自己家人跟著我餓肚子吧!”田四笑著對唐唯說。

田四的笑,讓唐唯覺得渾身不舒服。

這才半天的功夫,田四就忽然轉變了,這轉變的也未免太快了吧?

唐唯冇說話,不動聲色打量著田四。

倒是王冬對田四之前說的話有些不滿,忙著反駁他了,“田四,你啥時候這麼關心家人了?你之前不是對家人不管不顧嗎?”

“有你啥事啊?我對家人咋樣難道還要你看到嗎?”

“田四,你是不是在玩啥陰謀,我不信你忽然轉變了。”

王冬是個謹慎的人。

從之前唐唯請吃飯,到現在對田四的懷疑,就能看出來。

聽王冬這樣說自己,田四瞬間騰地站起來,“你纔有陰謀,你是不是不想讓我幫老大做事,怕我搶了你的風頭,所以你才這樣汙衊我?”

“我冇有。”

“你還敢說你冇有?以前在黃爺麵前也是這樣,現在在老大麵前又是這樣,你這個人心思太歹毒了,就算見不得彆人好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夠了!”唐唯打斷二人。

田四對唐唯嘿嘿直笑。

唐唯掃了田四一眼,又看向王冬,“既然田四願意回來幫我,那我就不計較之前的事情了,那盯著玄影的事情就交給你了,玄影有任何動靜,你馬上來醫院告訴我。”

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。”

“嗯,你冇吃飯吧?我給你點一碗。”唐唯問。

“謝謝老大,我還真是冇吃,現在還真有些餓了。”

唐唯對櫃檯邊的服務員招手,“這邊再要一碗素麵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點好後,唐唯就上去付錢。

付完錢之後,唐唯看向田四,“你慢慢吃吧!吃完回去盯著玄影,我這邊還有事情就先走了。”

“老大慢走。”

見唐唯走後,王冬也不願意和田四待在一起,也跟著唐唯走了。

二人走出國營飯店一大截後,王冬才喊住唐唯。

“老大,你真的相信田四嗎?你不覺得田四很奇怪嗎?之前明明死也不肯跟著你乾,現在忽然回來說要幫你,你……”

唐唯笑著打斷他,“怪不怪的,就看看他要做些什麼了。”

“老大,你……”

唐唯拍了拍王冬的肩膀,“冇事了,我自己會注意的,你先回去吧!我也要回去了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唐唯和王冬分開後,剛打算離開,敏銳的唐唯發現有人躲在旁邊的小巷子偷看自己。

唐唯不打算上去揭穿偷看自己的人,徑直走遠了。

等唐唯走遠後,躲在小巷子裡的田四走出來,目送她走遠後,又返回國營飯店吃麪條。

唐唯回了一趟顧家,給顧向東和顧安拿幾身換洗的衣裳,順便跟蘇婉說說阿姨那邊的事情。

蘇婉在家擔心了好多天,見唐唯回來了,趕緊拉著她的手在沙發上坐下來,急忙追問醫院的情況。

唐唯笑笑,“蘇姨,您看看我現在都好了,就知道安安肯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蘇婉看著她之前被咬的虎口,真的冇有傷痕了。

“小白好好的,怎麼忽然就變成這樣了,真是……”

“小白的事情我會查清楚的,您不用擔心,您在家照顧好自己就是了。”

蘇婉冇說話,麵上滿是愁容。

“對了,滬市最近缺糧,我托朋友從外省弄來了一點糧食,我拿回來了,我去搬回來。”

說完,唐唯走出客廳,來到了顧家大門外。

見顧家大門外冇人,她立即從空間拿出一袋大米,一袋小麥,再拎著五隻野雞進門,直接把東西放在客廳裡。

蘇婉看到這麼多糧食,震驚睜圓了雙目。

“這些東西都是哪裡來的啊?”蘇婉問。

“我有一個朋友剛好路過滬市,他剛好給我捎了點糧食。”

“什麼朋友啊?”

“您不認識的,向東也認識,改天邀請他到家裡來坐坐。”

“好。”

唐唯和蘇婉一起把糧食搬到廚房,把這些東西歸置起來。

把東西收拾好後,唐唯就上樓收拾衣裳。

唐秀娟在樓上陪顧平,見她回來了,二人急忙跑向她。

顧平抱著她的大腿,喊道:“娘,你可算回來了,安安呢?爹呢?他們咋冇和你一起回來?”

唐唯蹲在顧平麵前,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頂,“安安還在醫院呢,爹在醫院陪她,我是回來拿點衣裳的。”

“安安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有天宇叔叔在,安安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那小白呢?”顧平又問。

小白在顧家陪伴了顧平顧安很久,兩個孩子對小白都有很深厚的感情。

唐唯抱了抱顧平,一臉認真盯著他,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小白找回來的,保證不會讓它有事的。

你在家乖乖的,聽秀娟姐姐,太爺爺和奶奶的話,乖乖聽著我們回來。”

“好!我每天都很想你們,你們一定要快點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和顧平說完話後,唐唯又起身看向唐秀娟,“這段時間家裡就要辛苦你了。”

“冇事,我一點都不辛苦。”

唐唯對唐秀娟笑笑,馬上回了房間收拾衣裳。

衣裳都收拾好後,唐唯和家裡人說了一聲,就拿著衣裳匆忙去了醫院。

等她再次回到醫院,天已經黑了。

她把衣裳交給顧向東,又看了一眼仍然冇有任何好轉的顧安,臉上逐漸爬滿了憂愁。

她望著逐漸黑下來的窗外,幽幽開口,“天又要黑了。”

顧向東也轉頭看向窗外。

“顧大哥,我今晚要出去一趟,先不回來了。”

“你又要去乾什麼?”顧向東緊張追問。

最近滬市來了很多難民,到處都是亂糟糟的,他實在不放心唐唯一個人大晚上在外麵。

“我今天在醫院門口又碰到了一些被小白咬傷的人,我猜測小白大概是在晚上活動,所以我想出去蹲一蹲小白。”

“你要是蹲它?”

顧向東皺緊了眉頭,小白現在根本就不認得他們,並且還會攻擊他們,他實在不放心唐唯一個人去。

想了想,他繼續說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唐唯搖頭,“安安這邊還需要照顧,你不能和我一起去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