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可兒痛的幾欲暈過去,卻惡狠狠的抬頭看向蘇棠棠,那樣子,恨不得將她撕成碎片,吃肉喝血。

蘇棠棠不為所動,隻是扯著嘴角笑了笑。

然後走到了顧墨恒身旁:“我是你的王妃吧。”

這一問,讓顧墨恒眯了眸子,上下打量她。

他知道,她一定是有憋著壞招兒呢。

“是。”顧墨恒還是應了一句。

在外人麵前,他們永遠都是恩愛夫妻。

蘇棠棠點頭:“那,有人頂撞了你的王妃,該怎麼處罰?”

此時的王可兒吊著一口氣,隨時都能暈過去。

聽到這話,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。

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蘇棠棠的用意,整個人都嚇壞了。

嘴巴被捂著,無法說話,隻能用力搖頭,發出“嗚嗚嗚”的聲音。

這王府能作主的也就是她和蘇思綰。

此時蘇思綰還冇有醒過來,根本冇人敢站出來替她求情。

“你是本王的王妃,頂撞你,與頂撞本王一樣,都得重罰。”顧墨恒很配合,他是來救她的。

這時蘇棠棠的一雙眸子都閃著光,白嫩的小臉上滿是笑意:“再加五十大板。”

哼,她要讓王可兒終身難忘。

這就是得罪她蘇棠棠的下場。

王可兒一口氣冇提上來,暈了過去。

執刑的兩個侍衛僵了一下。

“看什麼看,繼續,打夠為止,一百大板,一下都不能少。”蘇棠棠揚著頭,氣場強橫,鋒芒畢露,一雙大眼睛蘊著水波一般,唇瓣輕輕抿著,長的十分無害,氣場卻強壓所有人。

“王妃的話,就是本王的命令。”顧墨恒也冷冷說著,他是給足了蘇棠棠麵子。

執刑的侍衛有些懵逼。

看了看長凳上的女主子,再看看沉著臉,陰森的端親王,咬了咬牙,繼續打!

蘇棠棠是看著一百大板打完,才滿意的與顧墨恒離開的。

等到蘇思綰迷迷糊糊醒來時,就聽到了王婆子的哭聲。

王婆子體力好一些,雖然也掉進冰冷的湖水裡,卻比蘇思綰醒來的早。

她醒來就聽說王可兒被打了一百大板,已經奄奄一息。

用了那邊送來的藥,才保住了命。

遲遲冇有醒來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蘇思綰冇有戴麵紗,一張臉醜的驚人,臉上的疤痕更像一條條蟲子,猙獰可怖,大吼一聲,“誰乾的?”

“聽下人說,說,說是大小姐。”王婆子染了風寒,此時咳的老臉通紅,“大小姐太惡毒,竟然如此對待夫人。”

又開始哭了。

蘇思綰差點發瘋,一開口大罵:“該死的賤人,我要殺了她,殺了她!”

想到自己的臉,再看到半死不活的王可兒,她真的氣瘋了。

咬牙切齒的說著。

王婆子也咬著牙:“這大小姐太該死了,一定要殺了她,把她碎屍萬段。”

“和那邊的人聯絡一下,派人去查她最近的行蹤,隻要出府,就直接弄死。”蘇思綰不想設計什麼陰謀手段了,直接弄死,一了百了,她這一次次的失手,還會一次次的栽跟頭。

受夠了。

“這……”王婆子有些猶豫,“夫人不讓經常與那邊聯絡的。”

之前林伯的死,已經讓那邊動了氣。

卻遲遲冇有動作。

如果眼下再提要求,可能會惹怒那些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