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二小姐!”這時王可兒身邊的王婆子走了過來,一邊輕輕咳了一聲,“夫人讓老奴來問問……”

頓了一下,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來,對著蘇棠棠巴結的說道:“原來端王妃已經來了,快裡麵請,夫人剛剛還在唸叨王妃娘娘。”

“回去告訴國公夫人,二小姐不歡迎我,我就不進去了。”蘇棠棠看著麵上慈善,眸底閃著寒意的婆子,一點麵子不給。

婆子趕緊給蘇思綰使眼色,一臉的焦急。

今天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。

上一次的事,顧晏生已經惱了。

蘇思綰不甘心,恨恨咬著唇,握了拳頭,大聲說道:“蘇棠棠,我求你,看看母親。”

“求人也要有求人的態度纔是。”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不為所動,依然背對著蘇思綰和王婆子。

“……”蘇思綰心底的恨就像海水漲潮一樣,一浪高過一浪。

整顆心都是疼了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蘇思綰火大的吼了一句,“跪下來求你嗎?”

“是啊,跪下來。”蘇棠棠說的極認真。

蘇思綰劃了她的臉,她當場報仇,劃了回去。

可原主,卻死在蘇思綰手裡。

隻是跪一下,根本不算什麼。

蘇思綰隻有一個想法,弄死蘇棠棠。

她的眼珠子有些紅,氣哼哼的瞪著一臉冷笑的蘇棠棠。

那抹笑,讓她心裡紮了刺一般。

“怎麼?不肯?那就算了。”蘇棠棠轉身就走,冇有一點猶豫。

“蘇棠棠!”蘇思綰咬牙切齒的說著,一字一頓,“好好好,我跪,求你去看看母親!”

一邊在心裡想著,一會兒這個賤人落到了他們手裡,她一定要一點點折騰死她,讓她不得好死。

以報今日之仇。

說著,蘇思綰緩緩對著蘇棠棠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。

王婆子的老臉也是通紅一片,她想說什麼,又不知道該說什麼,隻能把這筆帳記下來。

反正,他們都計劃好了一切,今天一定不會讓蘇棠棠活著離開。

這點屈辱也不算什麼。

“既然你這麼誠心的求我,我也就免為其難的去看看王可兒吧,爹爹回來了,我也得告訴他,王可兒是得什麼病死的。”蘇棠棠笑嗬嗬的說著。

蘇思綰想打人,被王婆子給拉住了。

先忍一忍,一會兒,想怎麼折磨這個小賤人,都由著他們。

有當今的瑞王爺顧晏生撐著,他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。

蘇思綰也想到了這一點,暫時忍了。

她把恨意積攢的足夠多,一邊在心裡計劃著如何弄死蘇棠棠。

“這是去哪裡?”走著走著,蘇棠棠就覺得不對勁兒了。

他們給親王府傳的訊息是王可兒病重,這把她引來,是連王可兒都不打算出麵,直接弄死她啊。

“端親王妃不用問了,自然是你該去的地方。”王婆子的腰桿子也直了,臉上的冷意毫不掩飾。

剛剛隱忍了那麼久,隻為了現在的反擊。

王婆子一邊說一邊上前,準備強行壓製住蘇棠棠。

隻要到了地方,這樣一個小丫頭,還不是隨著他們處置。

“王可兒這是要吃齋唸佛,常伴古燈嗎?不然怎麼住到這麼偏僻的位置。”蘇棠棠看著王婆子接近自己,冷笑了一聲,抬腳踹了一下,將王婆子整個人都踹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