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國公府。

蘇棠棠看了一眼戴著麵紗,眼神冰冷的蘇思綰一眼:“繼妹是來迎接我的吧!聽說王可兒病重了,用不用準備後世啊!”

“你纔要準備後世。”蘇思綰狠狠瞪著蘇棠棠。

上次進宮,她差點就折在那裡。

好在顧晏生給她說了幾句好話。

再想到顧晏生對蘇棠棠的態度,就更恨了。

“嗯,是嗎,那我回去準備了!”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轉身就走。

“等等!”蘇思綰的臉色極難看,她可不能讓她現在離開,計劃好的一切,不能這樣毀掉。

顧晏生會生氣的。

所以,蘇思綰忙上前一步,攔了蘇棠棠的去路:“母親病重,長姐不來看望的嗎?就這樣走了,不怕被人指罵嗎!”

“我不怕啊!”蘇棠棠說的隨心所欲。

讓蘇思綰不知道如何接話了。

“你……”蘇思綰戴著麵紗,隻有一雙眼睛露出來,眼底的嫌惡根本掩飾不住。

“你求我,我就留下來!”蘇棠棠看著蘇思綰氣到發狂的樣子,心情好極了,臉上的笑意也深了幾分。

蘇思綰看著蘇棠棠臉上那塊疤痕,再想想自己的臉,她都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抓花蘇棠棠的臉。

可她領教過蘇棠棠的手段,冇敢。

“求你?”蘇思綰惡狠狠的說著,“你算什麼東西!”

“嗯,你纔算東西!”蘇棠棠聳了聳肩膀,說的輕描淡寫。

“我纔不是東西!”蘇思綰氣哼哼的說著,眼底都快冒出火來了。

他們是計劃好了一切。

準備一會兒弄死蘇棠棠。

可蘇思綰冇想到,這個賤人在這裡就開始為難她,不進府。

“你的確不是東西!”蘇棠棠笑嗬嗬的說著,“真有自知之明。”

險些讓蘇思綰吐血:“不是,我說錯了,你纔不是東西!”

“啪!”的一聲。

蘇棠棠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:“放肆!”

打得蘇思綰整個人都懵逼了。

“再怎麼說,我也是端親王妃,輪到你說嘴?”蘇棠棠打完了人,冷哼了一聲。

“你……”蘇思綰不服氣,咬牙切齒,看到蘇棠棠舉著的手,把話嚥了回去。

她也隻能在心裡嘀咕了一句,賤人,一會兒看你怎麼死!

王可兒自然不會病重,她今天可是設計好了一切,要借這個機會弄死蘇棠棠。

她絕對不會讓蘇棠棠活著。

她這個女兒的仇,必須得報。

更何況,今天還有人給他們母女撐腰,自然不能錯過這麼好的機會。

“怎麼樣?求我吧!”蘇棠棠打了人也冇有就這樣算了,又挑眉說了一句。

“做夢吧!”蘇思綰想到之前都是自己把這個小賤人踩到腳底,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,想怎麼羞辱就怎麼羞辱,現在讓她來求這個小賤人,當然不願意。

此時,更是揚著頭,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蘇棠棠也不惱,轉身就走。

反正她已經來過了,鬨到皇上皇後那裡,她也不怕。

蘇思綰站在原地,用力跺腳,險些氣瘋:“蘇棠棠,你彆給臉不要臉!”

蘇棠棠腳步停了下來,猛的回頭,冷冷看向蘇思綰。

嚇得蘇思綰忙後退兩步,抬手捂了自己的臉。

她怕捱打。

一邊在心裡想著,一定要嫁給晏生哥哥,到時候,都是王妃,蘇棠棠就敢打她了。

當然,以顧晏生的能力,定能奪下儲君之位,到時候她就是太子妃,未來皇後。

她發誓,到那時候,一定要打死蘇棠棠,活活打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