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如約去了悅賓樓。

白羽隨著她一起。

這一次,白家來的是白家家主的親弟弟。

看得出來,並不是很重視與沈月的婚事。

這白家家主的親弟弟白啟年歲不大,二十出頭,麵如冠玉,唇紅齒白,穿的很是花哨,有幾分女氣,倒是坐著那裡看著很老成。

蘇棠棠臉上有疤痕,她用了藥,顏色不算深。

卻也影響整張臉。

當白啟看到氣勢強橫,五官嬌俏傾國城的蘇棠棠臉上那道疤痕時,眼神暗了暗,帶了幾分可惜之色。

當初他見過沈月,便覺得貌美無雙。

此時看到蘇棠棠,才覺得沈月根本不算什麼。

心下卻也覺得可惜。

“端妃娘娘!白某有禮了!”白啟還算恭敬,站起身來,雖然外麵都在傳這位姑娘草包廢物,他也得試探一番才行。

“白二公子!”蘇棠棠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“今天,我們不論身份,隻是家長。”

她是沈月的家長而已。

白啟頓了一下,然後笑了。

“嗯,白某可以全權代表兄長。”白啟的態度很好,挑不出一點毛病來。

畢竟是嶺南一代的霸主。

自然也是有底蘊的。

不過,他這話,就說明瞭白家對沈月的態度。

若不是顧墨恒派人去提,白家直接就退親了。

根本不會娶沈月。

“我也可以代表端親王!”蘇棠棠也回了一句。

互相試探。

白啟笑了一下:“既然如此,好說!”

他現在也看出來了,眼前的女子不簡單,一切並不像外界傳言那般。

“既然兩家早就有了婚約,而且兩個孩子的年紀都不小了,也不能再拖下去。”白啟的語氣裡全是試探之意。

先看看沈月在這端親王府的地位如何,才能知道如何行事。

蘇棠棠看著這個小白臉,狠狠擰了一下眉頭:“的確。”

就看誰先沉不住氣了。

“不過……沈家姑娘已經被逐出了沈家。”白啟一臉的若有所思,“白家要是不承認這婚約,這天下人也說不出一個不字。”

“白二公子既然坐到這裡,自然是承認了這莊婚事。”蘇棠棠眯著眼睛笑了笑,這笑卻不達眼底。

白啟看著麵前這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小丫頭,下意識的握緊了手中的茶杯:“端王妃說的極是。”

一邊低頭喝茶。

蘇棠棠也用茶蓋將茶沫子掃了掃,品茶。

她的動作很優雅。

不急不躁。

如果忽略她臉上那道疤痕,真的很美。

讓白啟多看了兩眼:“不知道王府是何意?”

“王府隻是嫁女,一切還要看白家家主了。”蘇棠棠又把皮球給踢了回去,嘴角的笑意也深了幾分。

“看來端親王也很在意這個表妹了。”白啟來了皇城有幾日了,之所以冇有急著見王府的人,就是去打探訊息了。

他得知道,顧墨恒對沈月的態度。

打聽來的訊息,倒是讓他挺滿意。

他覺得,顧墨恒在意沈月這個表妹,白家才能從中獲利。

隻是會這樣催促白家,又讓人覺得,是端親王府容不下沈月。

所以,白家纔會左右搖擺,猶豫不決。

“自然!”蘇棠棠放下茶杯,正了正臉色,“不然,怎麼會接來王府,祖宗一樣供著。”

語氣裡夾了幾分不快。

小白臉白啟不著痕跡的打量起蘇棠棠,想從她的臉上讀出她的心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