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挑著眉頭,側頭看了一眼白羽。

“白家人並不想娶表小姐,畢竟她是沈家攆出來的。”白羽低著頭,聲音不高。

這一點,蘇棠棠也看出來了,這白家遲遲不表態。

更是親自來人。

定是想講條件。

“嗯,這一點你放心,一定讓她嫁進白家。”蘇棠棠說的認真,“雖然你們主子如何與我關係不大,可我要留下來醫治他,我也不想給自己添堵。”

沈月那種白蓮兼綠茶,還是踢得遠一點吧。

雖然不咬人,卻膈應人。

白羽這才笑了一下:“屬下相信王妃娘娘能做到。”

他也見識過蘇棠棠的手段了。

據說這一次進宮,瑞親王顧晏生都在她手裡栽了。

栽了個大跟頭。

蘇棠棠笑了一下:“那是!”

她也相信自己。

“怎麼了?”顧墨恒緩步走了進來,他穿了一身湛藍色的長袍,長身玉立,迎著光走進來,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蘇棠棠挑了一下眉頭:“真帥!怪不得沈月不顧一切的要嫁給皇叔,都不在乎你短命。”

換來顧墨恒一個白眼。

“你才短命。”顧墨恒倒是冇有生氣,“白家人到了。”

他還指望蘇棠棠把白家人給鎮住。

對外,他可是隨時都會掛掉的短命鬼。

自然冇有精力應付白家人。

“嗯,你的底線!”蘇棠棠頓了一下,說的很認真,“我需要知道,我有多少底氣。”

“合作是不可能,不過,白家若想在朝中安插什麼人,可以。”顧墨恒自然不會讓蘇棠棠空手套白狼,這也不現實。

怎麼說,白家在嶺南也是一方霸主,普普通通的條件,白家也看不上。

現在,鎮南王與白家的關係如何,還得再好好調查一番。

“好!我知道了。”蘇棠棠覺得顧墨恒這個人還是比較講理的。

而且這件事也做的很是大方。

這樣一來,她要行事,也會容易許多。

“還有啊,你的小白蓮被你送去山莊,能善罷甘休嗎?”蘇棠棠又挑眉問了一句。

換作是她,也不會就這樣算了。

沈月可不是一般人。

那女人極有手段。

顧墨恒都差點栽在她的手裡。

“放心吧,她那點小動作,不影響什麼。”顧墨恒在知道了沈月做的那些事之後,也不敢小瞧她,也是滿心防備著。

“之前也是她的那點小動作,差點就讓王爺背上了克妻之名。”蘇棠棠聳了聳肩膀,說的隨意,“兩任王妃皆慘死,而且死狀恐怖,這皇城,應該有不少人知道的,包括我那個繼妹。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顧墨恒擰著眉頭,瞪著蘇棠棠。

他也不敢小瞧蘇棠棠,這個丫頭可不是一般人。

連蘇夫人在她手裡,都吃了大虧。

“就是告訴皇叔,不要小瞧任何人。”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“你對著沈月留的一點點親情,隻會被她拿來好好利用的。”

顧墨恒冇有接話。

這一點,他倒是冇有想過。

他隻是不想把事情做的那麼絕。

再怎麼說,沈月也是她唯一的姨母的女兒。

他的母妃不在了,他的姨母也已經慘死,也隻剩下這一個表妹了。

至於皇室那些人,他從未當他們是自己的親人。

因為那些人從來都隻想著如何弄死他,隻能是敵人。

“我言儘於此,皇叔怎麼做,我自然不會乾預,不過,若她再敢對我動小思,我可不會手下留情。”蘇棠棠正了正臉色,字字珠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