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可兒瞪著沈月,她還一肚子氣呢。

之前的蘇棠棠的確很好哄騙,說什麼信什麼,不然也不會從鬼穀來皇城。

更不會順利嫁進端親王府。

“說這些有什麼用。”王可兒冷哼一聲,“你現在都被人給丟到山莊裡了,再不想辦法回去,就永遠也彆想回去了。”

語氣裡帶著嘲諷之意。

她開始還以為沈月是個角色,眼下來看,也是個廢物。

竟然這麼快就被蘇棠棠給解決了。

沈月被截的心口都疼了,咬了咬牙:“蘇夫人既然來,就是有辦法吧。”

“辦法是有,得看你能不能豁出去了。”王可兒的眼底閃過一抹惡毒,她幾次在蘇棠棠手裡吃了虧,絕對不能善罷甘休。

“什麼意思?”沈月一向心機,做任何事,都會考慮的一清二楚。

她可一直都防備著王可兒和蘇思綰的。

這母女二人,可不是什麼好鳥。

已經將蘇棠棠騙的放棄了瑞王爺,還能在新婚夜把人家的臉給毀掉。

可見多麼心狠手辣,冷血無情。

當然,這個後門,是她給開的。

她當然也不想蘇棠棠好過,畢竟,見過蘇棠棠的人,都說她是人間尤物,傾城絕色。

妒忌心使然,她也想讓蘇思綰毀掉蘇棠棠的臉。

“我幫你製造流言。”王可兒直視著沈月,“就是會毀掉你的聲譽。”

這話一出,沈月就明白她要做什麼了。

猶豫了一下。

麵色也有些難看。

這可是破釜沉舟了,一旦不成事,永無翻身之日。

這樣做,太冒險。

畢竟她之前也有想過的,後來,自己否定了。

“你都被送來這裡了,還想著那些有的冇的!”王可兒冷哼了一聲,“你是想著直接嫁進白府吧。”

“你查我!”沈月一下子急了,冷冷瞪著王可兒。

“還用查嗎?白家的人都快到了。”王可兒一臉不屑,她覺得,玩手段,耍心計,沈月還太嫩了,根本不如她。

所以,不把沈月放在眼裡。

沈月的麵色就難看了許多。

她的心思轉了轉:“他們還真是著急啊。”

其實她也很傷心。

傷心顧墨恒如此待她。

她明明對他那麼好。

“想清楚。”王可兒倒也不急,“想好了,傳訊息給我。”

說罷轉身就走。

留下沈月緊緊握了拳頭。

蘇棠棠看著白羽帶著人給病房消殺,也笑了一下。

倒是看得出來,這管家在顧墨恒心裡的重要性。

之前會打他板子,也是因為小蓮差點一喪命。

“你們主子,倒是很念舊情。”蘇棠棠看了一眼站在身旁抱著劍的白羽,嘲諷的說了一句。

之前,她說沈月不好,他也不高興的。

“王爺一向護短。”白羽倒是說的一本正經,十分認真。

在他看來,這是顧墨恒的長處。

不然,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死心踏地。

顧墨恒在天下人眼中,是手握尚方寶劍,一人之下萬人之下。

實際上,他根本就是在夾縫中生存。

能活到今天,都是萬幸。

“切!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撇了一下嘴角。

“王爺隻是念著那僅剩的一點點親情了。”白羽也歎息了一聲,他也不喜沈月。

蘇棠棠眯了眸子:“糊塗。”

明知道,沈月的心在他身上,還不快刀斬亂麻,讓她絕了念想。

“王妃娘娘應該能處理好的。”白羽不好說什麼,卻希望蘇棠棠可以把這件事處理乾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