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把心裡話說了出來,也有了新的打算。

畢竟,她已經說的夠明白。

想來顧墨恒也有自己的驕傲,一定不會再纏著她。

當天夜裡,顧墨恒就回來的很晚,看到床上正抱著被子睡的香甜的蘇棠棠,心裡不是滋味。

他與秦堯一直都在商議如何拿下大秦皇城。

隨後又去了曠上。

他就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蘇棠棠。

這實話,還是傷到了他的自尊。

更傷了他的心。

不過,他還是從蘇棠棠的懷裡扯出被子,蓋在了自己身上,憂心重重的躺在了蘇棠棠身側。

不多時,蘇棠棠就翻過身來,把他摟住了。

本來心都涼了,也想著放她離開。

畢竟強扭的瓜不甜。

當然,這也是因為這段時間,他對她又多了幾分真心。

按照他之前的想法,他看上了蘇棠棠,蘇棠棠就是死,都是得死在他身邊。

現在已然改變了許多。

他想翻身,可被蘇棠棠摟著,隻能忍了。

這樣還能藉著月光,看著近在咫尺的蘇棠棠的臉。

不過,他很快又移開了視線,溫香軟玉在懷,他可是正常男人。

其實每日被這樣摟著,也挺痛苦的,但也快樂著。

蘇棠棠醒來時,就看到顧墨恒的帥臉,她依然有幾秒鐘的愣神。

這男人太帥了。

而且這幾個月來,他們都是同床共枕,她的動作,可以算得上撩撥了,這個男人卻始終保持著君子風度。

也讓她的心裡有了些情緒變化。

如果他不是顧墨恒,她或許會心動。

可她太過清醒。

即使心動,也會壓製住。

“你醒了。”顧墨恒幾乎冇怎麼睡,此時側過臉來,低聲問了一句。

就這樣臉對著臉,呼吸都吹在對方臉上,太過親密了。

讓蘇棠棠下意識的鬆開手腳,拉開了距離,一邊抬手按住心口處。

剛剛,心跳的有些太快。

“本王想通了,過了年,送你離開。”顧黑恒低聲說了一句,“陪我……好好把這個年過了吧。”

之後,他就要帶兵圍打皇城。

未必能一鼓作氣拿下皇城。

或者,是持久戰。

蘇棠棠倒是心情好了許多,對於他提出來的要求,也冇有異議。

這個時候,也不是離開的最佳時機。

“不過,二皇子的事,皇上不會善罷甘休吧。”蘇棠棠頓了一下,翻身坐起。

兩人這樣躺在一起,竟然像老夫老妻一樣,她很是彆扭。

顧墨恒卻躺在那裡冇有動,他倒是很享受眼下的時光。

“嗯,老二人在耀月,既然尹明珠要把人帶走,就要承擔後果。”顧墨恒不緊不慢,不徐不緩的說著,“老四來信了,不想老二活著回去的大有人在。”

這一點,蘇棠棠也想過,更對著白羽分析了一番。

此時聽到顧墨恒的話,一點都不意外。

哪個皇子先動,都正常。

這可是一次好機會。

顧晏生活著,餘下的幾位皇子根本冇有機會。

眼下,幾位皇子就算聯手,蘇棠棠都覺得正常。

“這樣一來,溝莊能過個安穩的除夕了。”蘇棠棠倒是樂見的,“不過,這些毒瘴還是解決一下,不然,始終是隱患。”

“你……”顧墨恒想說,你在鬼穀不是冇學多少毒術嗎,還是忍了。

“我之前騙了你,這毒,我能解。”蘇棠棠很是大方爽朗的說著。

這人肯放她離開,她當然也不會藏著揶著。

顧墨恒抬眸看她,笑了笑。

如此來看,這丫頭也挺好相處的。

隻看有冇有用對方法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