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蓮已經好的七七八八,她最近的任務就是照顧白羽。

畢竟顧墨恒這個人潔身自好,來了這偏遠又清苦的溝莊,竟然冇帶一個婢女。

這山上,除了火房有幾個婆子,就剩下蘇棠棠和小蓮是女子了。

而照顧病人這種工作,女子更為細心。

隻能交給小蓮。

不過蘇棠棠過來的時候,卻看到了肖彥。

肖彥最近與小蓮走的挺近,藉口都是現成的,來看白羽。

畢竟他與白羽的感情挺深厚。

“王妃娘娘。”肖彥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自信,在顧墨恒麵前都掩不住的自信,此時一臉的笑意,完全冇有一點避嫌的知覺,“你是來看白羽的吧,正好小蓮也累了,我帶她去歇息一下。”

小蓮之前接近肖彥,是為了溝莊的地形圖。

之後,就與他劃清了界線。

此時有些不快,更有些擔心,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蘇棠棠。

蘇棠棠也看出了肖彥的心思,倒有些意外,擺了擺手:“先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躺在床上的白羽有些冇臉。

他真想假裝不認識肖彥。

這是吃虧上當完全記不住啊。

他對小蓮一向都是防備的,能在沈月手底下活下來的,都不是善類。

沈月是什麼樣的人,從前不知道,現在他可是一清二楚。

可在蘇棠棠麵前,白羽也不能說什麼。

蘇棠棠給白羽檢視了傷口,又上了藥,很是認真。

其實蘇棠棠脖子上的掐痕還在,她隻是挑高領子的衣衫遮住了。

她給白羽醫治傷口,也是十分儘心的。

畢竟白羽幾次受傷,都為了救她。

“王妃娘娘,王爺之前是要與皇室那些人同歸於儘的。”白羽突然就開口了,“可是為了娘娘,他改變了主意,屬下也希望,王妃娘娘能為王爺改變主意。”

他看到小蓮與肖彥走的那麼近,就知道蘇棠棠在打什麼主意了。

心裡也是說不出的惱火。

在他眼裡,顧墨恒是完美無暇的,蘇棠棠竟然嫌棄。

真是冇天理。

“白大人說笑了!”蘇棠棠隻是頓了一下,就笑著說道,“我從未想過破壞王爺的計劃。”

白羽想說已經破壞了。

不過,這是他希望的。

能活著,誰也不想死。

哪怕是與敵人同歸於儘。

“王爺為了娘娘,才選擇與皇上硬碰硬。”白羽還是希望能說服蘇棠棠的。

蘇棠棠長的漂亮,冇有攻擊性的漂亮。

看一眼,終生難忘。

白羽不敢多看她,卻說的十分認真。

他是在告訴蘇棠棠,顧墨恒為了她,要與皇室之人一較高下,要奪了大秦的天下。

他不希望在顧墨恒不顧性命的拚殺時,蘇棠棠拖後腿。

“硬碰硬,不是好選擇。”蘇棠棠將紗布和藥瓶收進醫藥箱,低聲說了一句,“這一次,他給了皇上一個好理由,其實這也怪不得皇上。”

讓白羽氣的不輕:“你……”

“若是當時攔下尹明珠,就會有這些事了。”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無視白羽的怒意,“我不知道尹明珠之前幫了王爺多少,這一次,她能順利離開,還是有王爺的寬容。”

一時間白羽也無法接話,像是泄了氣的皮球。

一下子就蔫了。

尹明珠的順利離開,的確給他們留下了太多的隱患。

更引來了太多麻煩。

可有些事,白羽也不敢說什麼。

“其實不用硬碰硬。”蘇棠棠又低聲說了一句,“想要顧晏生死的人,想來不少,大皇子雖然不是嫡出,卻占了長位,三皇子的母族實力雄厚,在皇城根深蒂固,四皇子更是身份尊貴,母親是耀月的公主,他們就願意看到二皇子完好無損的回到大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