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玄湘是直接對蘇棠棠出手的。

他不是顧墨恒的對手,不能一擊必中。

那麼先解決掉蘇棠棠,今天也值了。

隻是他也覺得自己低估了顧墨恒,這麼多人的圍攻竟然都扛住了。

真是個變態。

見到白色人影一閃,顧墨恒已經防備。

在玄湘對上蘇棠棠時,顧墨恒揚手就給了他一掌。

這一掌若是打實了,能要玄湘半條命。

再次看到玄湘,蘇棠棠還是有心裡陰影的,這個人的殺意真的是毫不掩飾。

“不愧是尹明珠的狗腿子!”蘇棠棠躲過一劫,冷哼了一句,“看樣子,今天這一切,又是尹明珠安排的。”

顧晏生也想擠進來看看情況如何。

他的六皇叔平時就挺可怕,要是發了瘋,就更可怕。

他輕易也不敢上前。

可這麼多人的圍著廝殺了這麼久,他覺得,顧墨恒應該是支撐不了多久,他來補個刀。

“王爺!小心……”顧晏生帶來的人卻大喊了一聲,然後斷了氣息。

鐵羽衛一隊來勢洶洶,先救下了秦堯,然後就不顧一切的殺了過來。

以一敵百,絕對不是吹出來的。

是打出來的。

這鐵羽衛絕對是顧墨恒手裡最強勢的軍隊。

隻是一直都隱世不出。

在蘇棠棠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圍著他們的人,都被解決掉了。

鐵羽衛一出,竟然有種蝗蟲過境的感覺。

剛剛還熱血廝殺的敵軍,此時隻剩了屍體。

這些人遇上鐵羽衛也隻有送死的份兒了。

玄湘中了一掌,身形後退了十幾步。

他那張蒼白如雪的臉上滿是不甘心。

這樣的機會,根本冇有下一次。

他如果不趁這個機會弄死蘇棠棠,今天這事,他根本無法向尹明珠交待。

“王爺!”鐵羽衛一隊的衛一上前,“屬下來遲,請責罰。”

他接到訊息就立即帶人趕來,不料途中遭遇了阻攔,纔會遲來一步。

不守,以鐵羽衛的實力,攔路那點人,根本不算什麼。

隻是耽擱了一點時間。

“把現場清理一下,一個不留。”顧墨恒的聲音比這寒冬的風雪還要冷幾分。

在知道顧晏生一行人來了此地時,他就決定,一個不留了。

至於玄湘,之前看在尹明珠的麵子上還能留他一命,眼下不必了。

因為玄湘一次次針對蘇棠棠,不能留。

衛一點頭,吩咐手上的人乾活。

他則對上了玄湘。

顧晏生冇有湊上來,此時整個人都懵逼了。

他可是穩操勝券的。

可眼下是怎麼回事?他們對方來的百十來人,就將他的人全部解決掉了。

解決的還十分乾脆利落。

冇有給他應對的時間。

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。

玄湘被衛一纏上,雖然不至於身死當場,卻也無法脫身,根本顧不得顧晏生如何。

說到底顧晏生隻是玄湘拿來利用的一顆棋子。

棋局做完了,棋子如何都不重要。

“棠棠,你無事吧?有可哪裡受傷。”顧墨恒冇去管鐵一如何處理,釋出命令就可以,此時他隻是一臉憂心的看著蘇棠棠。

他一直都拚命的護著蘇棠棠,心裡最緊要的也是她。

蘇棠棠看著收割機一樣的鐵羽衛,心底也是震撼的。

顧墨恒有這樣的實力,若真的對上大秦皇室,夠他們喝一壺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