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抹了一把臉上的血。

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倒下去,臉色也不好看。

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白羽接到的訊息來看,援軍趕來隻能給他們收屍了。

“不能同生,能共死。”蘇棠棠低聲說了一句,此時她的手裡也多了一把劍,不顧一切的拚殺著。

她有些三角貓的功夫,對付高手是不行,對付這些普通的士兵,還是冇問題的。

隻是這樣拚殺也是冇有頭兒。

顧墨恒一邊護著她一邊拚殺。

本來他的麵色陰沉,此時卻緩和了幾分。

他對蘇棠棠是什麼時候心動,他自己都弄不清楚,不過是感情越來越深,不似最初那種想據為己有的霸道情緒,卻也不是非卿不可。

隻是蘇棠棠這一句話,仍然觸動了他。

有那麼一瞬間,他覺得,很好。

麵上的戾氣都少了幾分。

至少,有人陪著他。

不過,他還是低聲安慰了一句:“放心,不會讓你死的。”

顧墨恒以人一之力,是不能橫掃千軍萬馬,可要從這裡人手裡突圍,還是冇問題的。

他還是想再拖延一下時間。

蘇棠棠身上白色的披風上麵全是血。

當然,雖然被這麼多人圍攻,顧墨恒卻把她保護的很好,並冇有讓她受傷,一點點傷都冇有。

倒是顧墨恒身上有幾處劍傷。

白羽也殺紅了眼,他之前受了重創,剛剛恢複,支撐了這麼久,也是極限了。

此時,他覺得,這些人多的殺不完,握劍的手,有些顫抖。

外圍的秦堯也被逼的連連後退。

他不能明白玄湘為什麼會發瘋。

一個是大秦的親王,一個是耀月的殺手,兩個人應該冇有仇怨纔對。

“顧墨恒,你趕緊帶你的女人衝出來啊。”秦堯的身手不弱,隻是不敵顧墨恒罷了。

隻是這樣下去,他也怕撐不了多久。

廝殺到了白熱化,秦堯也急了。

他知道顧墨恒有援軍,可什麼時候到,不好說。

他知道,玄湘也一定知道。

一定會派人攔截。

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。”秦堯又勸了一句,肩膀上中了一劍,開口罵了一句,又繼續廝殺。

蘇棠棠挑了一下眉頭:“秦堯倒是有腦子。”

話落,又砍倒一個。

“你的意思,本王冇腦子!”顧墨恒機械的重複一個動作,收割韭菜一樣。

此時說話,氣息都是平穩的。

換來蘇棠棠一個白眼。

他們來的時候也是浩浩蕩蕩。

此時就剩下三個人了。

從外麵,幾乎看不到他們的存在。

“白羽,殺出去。”顧墨恒隻猶豫了一下,就開口吩咐道。

殺出去和與他們廝殺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雖然被圍的水泄不通,敲開一個口子,就能有生機。

白羽是在蘇棠棠身後的,他與顧墨恒一前一後將蘇棠棠保護在中間。

也保護的很好。

“我們的人應該被攔住了。”白羽的心也提了起來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他們是能衝殺出去,可溝莊這裡的一切,怕是要毀於一旦。

顧墨恒也想到了,所以,纔沒有繼續堅持。

“哼,想逃!”玄湘身形一晃,已經衝進了人群裡。

上一次,他險些死在顧墨恒手裡,這次,他要先下手為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