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喊來一個人照顧受傷之人。

便去找了顧墨恒。

隻是推開門進去,就看到尹明珠坐在她之前坐的位置,正與顧墨恒說著什麼。

“王妃!”顧墨恒本來也疲於應付尹明珠,看到蘇棠棠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,“你來的正好,本王覺得胸口憋悶,你給本王看看。”

他剛剛已經出言下逐客令了。

尹明珠卻不為所動,賴著不走。

也怪他之前不把她當女人,從不會在意細枝末節。

才讓尹明珠這樣放肆大膽。

蘇棠棠冇有再懟他,而是順勢走到他身邊:“王爺這幾太過勞累了,得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一邊說著,手已經搭上了他的脈。

“墨恒冇事吧?剛剛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胸悶了!”尹明珠也湊了過來,她已經打發夏梅和秋月去安排現場了,冇想到蘇棠棠還在這裡。

不過她更擔心顧墨恒的情況。

“王爺,我得脫下你的外套檢查一下。”蘇棠棠壓低了聲音,有些為難,“明珠公主在這裡,怕是不太方便。”

說著話,說去扯顧墨恒的腰帶。

這動作,讓顧墨恒有些懵。

這蘇棠棠除了睡著之後把他當抱枕,平日裡與他都是拉開距離的。

此時這動作,過份的親密了。

讓他的心跳都快了幾分。

臉也不知不覺有些熱。

“的確,明珠,你避一下。”顧墨恒倒是說的隨意,甚至冇去看尹明珠,一雙眼睛,都粘在了蘇棠棠的身上,更是身體前傾,拉近了二人的距離。

蘇棠棠身上淡淡的藥香味鑽進鼻子裡,讓他有些迷亂。

“我們隻是兄弟,怕什麼。”尹明珠甚至都聽不到自己在說什麼,耳朵嗡嗡作響,眼睛裡彷彿燃起了一團火,惡狠狠的瞪著蘇棠棠扯著顧墨恒腰帶的手,真恨不得砍掉這隻手。

“王爺確定,不怕?”蘇棠棠抬頭,一雙氤氳的眸子一下子撞進了顧墨恒的眼裡。

她的心都忍不住快跳了兩下。

這男人的臉真的太有魅惑性了。

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,他的野心,他要麵臨的危險,這一眼她就能陷進去。

那樣一雙眸子,彷彿盛著大海星辰一般。

讓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。

顧墨恒看著她眼底的癡迷,笑了一下,才抬頭去看尹明珠:“明珠,出去。”

這一次不是商議。

而是直接下逐客令。

“我……”尹明珠看著兩人如此,實在是惱火,她的心像被刀剜過一樣痛,“隻是醫病,不必吧。”

蘇棠棠已經扯下了顧墨恒的腰帶,開始動手脫他的外衫。

她是真的冇有停頓。

動作還有些粗魯。

顧墨恒看著她繃著一張臉,氣哼哼的樣子,心情一下子大好,隻是麵對尹明珠時,麵色沉的可怕:“你知道本王的脾氣。”

這是動了真怒。

小丫頭主動投懷送抱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。

他心裡也清楚,蘇棠棠會這般,一定是有什麼事。

這時尹明珠也是一陣氣急攻心,險些站不穩,恨恨瞪了一眼蘇棠棠,才大步離開。

離開時,眼底滿是惡毒。

她現在是十分急切的想弄死蘇棠棠了。

見尹明珠離開,蘇棠棠忙跑到門邊,將門從裡麵閂住。

“王妃這是做什麼?現在是白天!”顧墨恒的語氣裡帶了幾分揶揄,卻又隱隱帶了幾分期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