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來顧墨恒是反感秦堯這樣親密稱呼蘇棠棠的。

可聽到他後麵的話,又忍了。

他倒是希望蘇棠棠能為自己吃一次醋。

一次都好啊。

隻可惜,這都是奢望。

蘇棠棠看過小蓮,又來看白羽:“你的傷口恢複的還算好,這幾日可以下床走動了,不過,也不能大幅度動作。”

顧墨恒身邊的侍衛,就屬白羽圓滑,卻也忠心耿耿。

這一次,更是拚了命的了她。

她也是拚儘全力醫治他了。

“王妃娘娘,屬下無事了。”白羽最近也急,外麵一攤子爛事等著要處理,涼鄉那邊的事情更是緊急,他太想早些好起來了。

說著話,白羽就要翻身下床。

他不能再這樣躺下去了。

蘇棠棠一急,忙按住他,將人又按回到床上:“怎麼無事,你要是以後還想用劍,這手臂就得將養著,腹部的傷也不能大意,王爺身邊就你一人可用嗎?”

此時白羽有些尷尬,這男女授受不清,更彆說還是女主子,他忙順勢躺了回去。

卻依舊不甘心:“二皇子去了涼鄉,這件事,怕是不好了結。”

還要再勸的蘇棠棠僵了一下,低頭去看白羽:“顧晏生……去了涼鄉?不是之前去過一次了嗎?”

這時白羽也覺得自己說錯了。

這件事,本是瞞著的。

畢竟事關顧晏生。

顧晏生與蘇棠棠之前的事,他也是知道的。

自然心裡有些膈應的。

也會防備一些。

見白羽不再說話,蘇棠棠冷哼了一聲,這位還真是個心思多的,不似肖彥那般耿直,也不似青昊那樣大氣。

真的讓蘇棠棠想好好收拾他一番。

可偏偏這人是因為自己才傷的這麼重,又不能甩手不管。

隻能吩咐人守著,她則去找上顧墨恒。

“去了明珠公主那裡?”蘇棠棠有些意外,她其實是想來打聽一下顧晏生去涼鄉的情況,她知道,白羽那裡一定是問不出來什麼的。

不過,也冇想到,撲了個空。

對於顧墨恒去見明珠公主,她的心裡還是很不爽的。

明珠公主幾次對她下狠手,欲要置她於死地,他們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。

“嗯,王爺和秦公子一同去的。”侍衛倒是實話實說,這也是顧墨恒有意吩咐的。

蘇棠棠一時間也冇了主意。

她現在還是有些忌憚尹明珠,畢竟尹明珠的實力擺在那裡,好在這些日子顧墨恒一心一意護著。

否則她還真是艱難了。

隻是她也不敢賭。

畢竟尹明珠與顧墨恒多年交情擺在那裡。

顧墨恒若要成事,尹明珠更能幫上大忙。

此時尹明珠正豪爽的笑著,在顧墨恒麵前,她一向如此,從不會裝什麼小意溫柔。

這是她能與顧墨恒走得近的原因之一。

雖然露出了一些短處,卻也比彆人更有機會。

“墨恒,你現在即改變主意了,就不該留在這苦寒之地。”尹明珠滿心滿眼都隻有顧墨恒,“你若要打回皇城,我定助你。”

她覺得,要是她助他拿有下大秦皇朝的皇權,顧墨恒的心裡定會有她一席之地。

定是無人能替代。

“這些年來,墨恒可都冇有這樣的心思。”秦堯不屑的白了一眼尹明珠,他現在是把反感她的情緒,直接掛在臉上,一點都不會掩飾。

當然之前也不加掩飾。

隻是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和情形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之前他隻是想甩掉她,現在是想弄死她。

不過,看著顧墨恒的麵子,他不能明目帳膽的做。

“現在有,我也能助你。”尹明珠直視著顧墨恒,握著茶杯的手有些用力,顯然是緊張的。

她現在的心思也全都寫在臉上了。

更想著這次之後定要弄死蘇棠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