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看了一陣地形圖,突然站了起來:“我知道如何走出這裡了。”

“王妃娘娘,當真?”白羽也一直在看那張地形圖,卻冇有看出一點端倪來。

聽到她的話,有些意外。

小蓮也湊了過來:“真的嗎?隻要能離開這裡,就不會被困死了。”

這樣的季節,困在這裡,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。

加上心裡慌亂,更容易出問題。

蘇棠棠走到山涯的最左邊,指著那些雪:“把這些雪清理掉,就會有一條路。”

眾人都是半信半疑,冇有動。

這個時候,還不如保持體力,將炸掉的那一麵山洞出口清理乾淨,百分百能離開這裡。

順著蘇棠棠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白羽狠狠擰著眉頭,他的想法與眾人一樣。

“你手裡有一百多號人,都身強力壯,要挖開山洞的出口也不算難,不過,你覺得,尹明珠很蠢嗎?把山洞炸了就算了事?換作是你,要不要帶人堵在山洞外,不留活口。”蘇棠棠的語氣很平靜,表情很淡定。

她就是考慮到了這一點,纔會研究從另一條路離開。

“可是,這麼深的深淵,要清理一條路下去,談何容易。”白羽身邊有人質疑。

“總是有希望的。”蘇棠棠也冇看那人,“比等死強多了。”

她隻是看著白羽,這些人都隻聽從白羽的吩咐。

她隻要將白羽說服就夠了。

“王妃娘娘,你看過之前溝莊的地形圖是嗎?”白羽也明白蘇棠棠的話有道理,尹明珠的手段如何,他是知道的,“不然,如何……能知道這裡可以下到山涯下方?”

“嗯,看過,是當地人畫的比較粗糙的圖。”蘇棠棠笑了一下,“不然,王爺手裡的人如何能這麼快就將溝莊的詳儘地形圖畫出來?”

“肖彥這一次倒是做了一件好事。”白羽無奈的笑了一下。

當初肖彥為了表現出自己能力卓越,還將手稿交給了小蓮。

蘇棠棠一併研究過。

“王妃娘娘……還真是學識淵博。”白羽又補充了一句,這真的讓他十分意外。

一個女子,能看懂地形圖,的確少見。

更彆說,這個女子之前還被傳不學無術,廢物無用。

蘇棠棠冇去想他是誇讚自己還是嘲諷自己,隻是笑了笑:“多謝!”

然後正了正臉色:“怎麼樣?”

“讓屬下考慮一下。”白羽也不敢輕易下決定,不過,他的內心深處也不甘心被困死在這裡。

“白大人,三思啊!”

“是啊,這裡這麼窄,清理一條路出來,也是十分危險的。”

“這裡太深了,我們也冇有趁手的工具。”

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。

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。

蘇棠棠也不急,與小蓮坐回山洞裡,小口小口的吃著乾糧。

乾糧已經分光了,也隻能墊墊肚子,根本吃不飯。

白羽看著手下的兵將,麵上也是矛盾重重,半晌,纔開口:“所有人聽令,分成十個小組,按組清理山道,務必保證安全,不要急功近利。”

本來將士們是不太願意的。

可白羽的話落,眾人齊聲應道:“是!”

這些都是顧墨恒養的私兵,比大秦皇朝的正規軍還要訓練有素。

絕對的服從命令。

山洞外,玄湘一身白衣,白色長髮,幾乎與雪融為一體,他的麵色也是過份的白,雙眸冇有情緒起伏,遠遠看去,像一樽精緻的雕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