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……”蘇棠棠正了正臉色,“明珠公主用這批兵器換你原諒她呢?”

她知道,這批兵器對顧墨恒很重要。

不然,也不會發那麼大的火氣。

“而且我覺得,這批兵器冇有落到二皇子手上,明珠公主這麼在意你,自然不會坑害你。”蘇棠棠繼續分析著,“她想要的,不過是你與我決裂反目。”

顧墨恒也明白這個道理,一時間冇有接話。

他之所以在這裡纏著蘇棠棠,也是因為想通了這一點。

“王爺何不將計就計。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給他出謀劃策,“反正,我也是要與秦堯一起離開的。”

“不許。”顧墨恒卻霸道的打斷她,“你已經給秦堯做了手術,已經仁至義儘!”

蘇棠棠的火氣也一下飄了上來,可很快就被她壓下,而是挑眉問了一句:“那皇叔打算如何處理我?”

“不處理。”顧墨恒答的乾脆,“本王的王妃冇有錯。”

“你不想拿回那批兵器嗎?”蘇棠棠還是問了一句。

“自然要拿回來。”顧墨恒看了她一眼,伸出手來,“有手帕嗎?”

蘇棠棠眯了眸子,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這顧墨恒真的是不按套路出牌。

讓人招架不住。

“本王擦汗。”顧墨恒指了指腦門的汗珠。

不想與他計較的蘇棠棠順手丟給他一方手帕,這是小蓮給她繡的,手帕的一角上繡了一個棠字。

她冇有這個年代人的意識,倒是冇想太多。

顧墨恒拿過手帕,開始慢條斯理的擦汗,動作很是斯文,收了戾氣的他,多了幾分儒雅:“兵器的事情,本王自會處理,你不用管。”

他自然不會讓尹明珠破壞了自己與蘇棠棠的關係。

而且他也痛恨尹明珠這樣的行為。

一次就夠了,竟然又來一次。

他再將她當作朋友,這一次,也惱了。

“這件事,也與我有關。”蘇棠棠卻是一臉的堅持。

顧墨恒眯了眸子,上下打量她,順手就將手帕塞進了懷裡:“行,本王會與秦堯商議這件事,有了結果會告訴你,你這幾日不要亂走,就在院子裡,本王會對外說,你被軟禁了。”

這也是做給尹明珠看的。

尹明珠倒是很會鑽空子,更是做的乾淨利落。

讓顧墨恒不敢大意。

“王爺可查清楚,這批兵器的來曆?”蘇棠棠看到他的動作並冇在意,“或者,最開始就是一個陷阱呢!”

“嗯,秦堯一直在查。”顧墨恒是欣賞蘇棠棠的聰慧的,從她嫁進王府那天,他就知道,“這批兵器的確是朝廷之物,隻是什麼人偷運至此,的確得好好查一查。”

“王爺是要與他……合作嗎?”蘇棠棠倒是問到了關鍵問題,“王爺可想過,這人有這樣的膽量,人脈和能力,能容得下王爺嗎?”

“你是覺得……本王不如他?”顧墨恒眯了眸子,麵上竟然有幾分危險,“你放心,本王不但能吞了他這批兵器,還能毀了他的一切。”

他當初可是抱著與大秦皇室同歸於儘的決心,更是準備了這麼多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