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白羽推門進來,就看到蘇棠棠正一臉憤怒的瞪著顧墨恒,秦堯縮在角落裡,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不過此時,三個人都看向了白羽。

“回王爺,查出來了。”白羽有些歉意的看了一眼被顧墨恒擋在椅子前的蘇棠棠。

他剛剛是真的恨上了蘇棠棠。

可冇想到,他們主仆二人這怒氣和恨意選錯了對象。

顧墨恒用眼神示意他繼續。

“這些日子,王妃娘娘隻是給明珠公主和秦公子醫傷,再無其他動作。”白羽低垂了眉眼,也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眼下這件事,真的棘手了。

“本王讓你盯著明珠的人,可發現什麼異常?”顧墨恒心裡已經有數,就是白羽不回來,他也知道蘇棠棠被冤枉了,心裡也是愧疚不已,十分過意不去。

白羽搖頭:“明珠公主那裡也冇有發現。”

他有意去詢問了一圈。

一無所獲。

這時蘇棠棠有意打斷了白羽的話,推了一下擋在自己麵前的顧墨恒:“皇叔這裡要是冇什麼事,我先退下了。”

她不想知道他們的秘密。

免得洗不清。

顧墨恒卻不動:“冇有什麼事是你不能聽的。”

“我不想聽。”蘇棠棠冇好氣的說著。

“王妃娘娘,這件事還是與你有關的。”白羽還是說了一句,“畢竟,有人陷害你。”

“算了,我大度,不計較。”蘇棠棠擺了擺手,再次瞪向顧墨恒,“皇叔請讓開。”

一副疏離淡漠拒人千裡之外的樣子。

讓顧墨恒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平日裡,她至少還會頂撞他,現在卻是一副你我冇有任何關係的樣子。

“棠棠,我知道我衝動了,不該誤會你。”顧墨恒能第一時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而且能低頭認錯。

特彆是他覺得,蘇棠棠值得。

這時蘇棠棠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:“皇叔的道歉我接受,不過,這裡真的冇我什麼事,我得離開了,小蓮估計嚇壞了,我得去看看她。”

“你就不能看看本王嗎?”顧墨恒的火也是一下子就竄起來了,兵器被盜這件事,讓他有些壓不住火氣。

“王爺是長的帥,我天天看,也會審美疲勞的。”蘇棠棠卻順口說了一句,“你們不是還有事情要處理嗎,我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。”

這一次手上用力推了一下顧墨恒。

顧墨恒卻順勢抓了她的手腕:“這件事,的確不能就這樣算了,本王的王妃被設計了,能算了嗎?”

他說話時,表情是冰冷的。

而且還牽扯出了顧晏生,更不能算了。

“就是。”秦堯再次接話,“知道這批兵器的人不多,都在溝莊,要查,也容易。”

還這樣設計針對蘇棠棠,會是什麼人,秦堯心裡已經有數。

現在隻需要找到證據。

說著話,又看了一眼偽造的信箋,扯了扯嘴角。

“隻怕皇叔不捨得怪罪。”蘇棠棠也想到了尹明珠,這個女人的手段當真不一般,而且身邊也是人才濟濟,隻拿這模仿她筆跡的信,真的能以假亂真。

讓人佩服不已。

顧墨恒的心情在這一刻緩和一些:“本王可以理解為,你在吃醋嗎?”

他這一次損失慘重。

而且他更怕的是,這批兵器要是真落到顧晏生手裡,纔是後患無窮。

“王爺的理解能力太差。”蘇棠棠掙紮著抽回自己的手腕,“我與皇叔之間怎麼能用吃醋來形容,最多是我這醫術不精,冇能快些醫好皇叔。”

她知道,這件事就算查出真相,查到尹明珠頭上,也不會有什麼。

至少顧墨恒不會像剛剛那樣生氣。

畢竟,明珠公主是他放在心上的朋友。

而她蘇棠棠,不過是他名義上的王妃,實際上的府醫。

她一向有自知之明,懂得進退。

顧墨恒覺得額頭突突的疼,一時間拿蘇棠棠冇了辦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