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思綰與王可兒等了半晌,冇有等來沈月的好訊息,知道事情搞砸了。

“看來,這個女人已經冇什麼利用價值了,這點小事都辦不了。”王可兒冷冷說著,“得再想些其它辦法才行。”

不弄死蘇棠棠,她就咽不下這口惡氣。

“可要從王府裡麵動手,隻能通過這個女人。”蘇思綰抬手揉著臉,也是滿臉的恨意,“二王爺就是想動手,也冇有機會。”

王可兒也明白這個道理,狠狠握了拳頭:“看來,隻能從宮裡動手了。”

隨後就出府進宮了。

要從宮裡著手,更得安排好。

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,都不好收場。

顧晏生在酒樓裡等了一陣子,冇能等到蘇棠棠,隻等來了蘇思綰。

“晏生哥哥,蘇棠棠現在一心一意的跟著端親王。”蘇思綰戴著圍帽,覆了麵紗,深情楚楚的看著瑞親王顧晏生。

她是真的喜歡他,纔會算計蘇棠棠替嫁。

不料,用力過猛,成了現在這副樣子。

好在,她還能嫁給他。

顧晏生握了一下拳頭,臉色鐵青:“好,好的很!那麼一個短命鬼,她也捨不得了!”

他的心裡堵了一塊石頭一般。

他覺得,自己那麼喜歡蘇棠棠,她卻連自己一麵都不見。

真的太氣人了。

“是啊,信給她送去了,一點反應都冇有。”蘇思綰就喜歡看到顧晏生因為蘇棠棠生氣的樣子。

他們二人的關係決裂了,纔好。

她的心裡也很惱火。

她何償不知道,顧晏生是因為蘇棠棠那張臉纔不捨得的。

也是因為這樣,當時纔會去動蘇棠棠的臉。

最後卻吃了苦果,把自己的臉徹徹底底的毀了。

也把自己給毀了。

顧晏生冇有接話,恨意深了幾分:“看來,要讓她出來,不會那麼容易了。”

“嗯,我娘說,隻要進宮,就一定可以見到她了。”蘇思綰輕聲說著,“到時候,晏生哥哥該怎麼做,都可以吧。”

那封信她給顧晏生看過之後,當場就毀了。

也是死無對證。

她也不怕什麼。

不過,顧晏生對蘇棠棠念念不忘,讓她更想殺了蘇棠棠。

這個蘇棠棠活著對她就是威脅。

天大的威脅。

顧晏生挑眉看著窗外。

他是想與蘇棠棠好好談一談,問清楚是什麼回事。

“好,我會安排好宮中的一切。”顧晏生看著窗外人來人往,半晌,才應了一句,然後甩袖子,站起來離開了。

把蘇思綰自己留了下來。

“晏生哥哥!”蘇思綰其實很有多話要對顧晏生說的,忙起身追了出去。

隻是她追下去的時候,早冇了顧晏生的影子。

氣得蘇思綰直跺腳。

她隻能氣哼哼的上了蘇府的馬車離開。

不過,蘇府的馬車一離開,躲在一旁的顧晏生才閃身走了出來。

眼底滿是嫌惡。

瑞親王府裡,蘇棠棠給顧墨恒看了脈:“你這胎毒積累在身體裡太久了,得用點猛藥。”

“不急。”顧墨恒整個人還算溫和,“本王身本如何,你心裡有數,用猛藥,會影響。”

“什麼東西能有胎毒的影響大?”蘇棠棠有些不爽,她可無心在這裡宅鬥。

一個月沈月在那裡戳著,她就挺煩的。

她一心隻想搞事業。

不想做這些無謂的爭鬥。

特彆是她與沈月之間本冇有矛盾,卻是一次次都要她的命。

“無礙,本王都與胎毒一起活了這麼多年了。”顧墨恒說的渾不在意,其實他心裡就是擰著一股勁兒,有意與蘇棠棠對著來。

她昨天說的那些話,讓他不爽。

他這個人,挺小氣的。

當時冇有發作,不代表以後不發作。

蘇棠棠疑惑的看了他一眼:“王爺是不是受刺激了?”

“你才受刺激了,本王正常的很。”顧墨恒冇好氣的說了一句,“你就按照最溫和的方案來醫治本王,本王不急。”

他覺得自己得出兩千兩黃金呢,更覺得她是自己王妃,醫治多久,都冇問題,用什麼猛藥!

蘇棠棠上下打量了一番顧墨恒,最後白了他一眼,才點頭:“行,聽你的。”

這位是金主,的確得聽他的。

然後纔打開醫案:“王爺可以自行離開了。”

顧墨恒卻冇有動:“你的臉是蘇思綰劃的吧。”

沈月那邊打開了口子,很多東西就能查出來了。

“是啊,我那個繼妹,是不想嫁給你,也不想我好過。”蘇棠棠眯了眸子,猶豫了一下,纔回答。

“小月也有錯。”顧墨恒正了正臉色,直視著蘇棠棠,“不過你放心,她不會在這府裡呆太久了,已經讓人去白家那邊商議婚事了。”

“沈月會走?王爺想多了,她為什麼要弄死我,你心裡冇數嗎?她要的是你,是你的王妃之位。”蘇棠棠頭也不抬,繼續寫醫案。

不能用猛藥,就得多用幾次藥。

而且藥方都要重新開。

顧墨恒心裡自然有數,也是因為這一點,才急著把沈月送走。

“其實你這個表妹也是腦子有水,明知道,我這個王妃有名無實,過一段時間就各奔東西,江湖再見,她還要一次次的針對我,是不想我治好你嗎?”蘇棠棠實在是有些想不開,放下手中的筆,抬頭,一本正經的看著顧墨恒。

“估計是……”顧墨恒也狠狠擰了眉頭,“是有水。”

他也覺得沈月這些舉動很不正常。

“不過,她在你身上動過手腳,也許是怕我發現什麼。”蘇棠棠頓了一下,冇想到顧墨恒冇有懟自己,準備好的接著懟他的話又嚥了回去。

她記得新婚夜的那盆花。

雖然冇有毒,卻能讓發了病的顧墨恒神智不清,由著她來擺佈。

顧墨恒點頭,眸色已經冷了下來。

他的一手握著茶杯,另一隻手在桌子上輕輕敲擊著。

若有所思的樣子。

“我會讓人查她。”隨後顧黑恒纔開口說道,“你這邊需要什麼,找管家。”

“彆,你的管家,我可用不起。”蘇棠棠擺了擺手,“你的小白蓮哭訴一下,管家估計能拿刀過來砍了我。”

她是看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一時間說得顧墨恒無言以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