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看了一眼秦蕭。

“王爺的麵色極難看。”秦蕭還是說了一句,“陰的很可怕。”

他隨在秦堯身邊多年,也是瞭解一些顧墨恒的。

“冇說什麼嗎?”秦堯也下意識的擰了一下眉頭,他倒是不覺得如何。

因為他知道,顧墨恒就是個喜怒無常的。

秦蕭搖頭:“屬下也是看到王爺就趕過來了報信了,尊主……還是有點心裡準備的好。”

蘇棠棠眯了眸子,拿了醫藥箱就準備離開:“既然如此,我先迴避了。”

拉著白蓮就走。

卻在門邊與顧墨恒撞了正著。

想避都避不開。

此時的顧墨恒麵色陰沉的可怕,垂目看著蘇棠棠,似有刀劍脫鞘而出,讓人的呼吸都滯住了。

蘇棠棠也從未見過這樣的顧墨恒。

的確可怕。

本就是天寒地凍的,讓房間裡的溫度一下子就降了下來。

“王爺回來了,不耽誤你們說正事!”蘇棠棠招呼了一句,繼續向外走。

白蓮走在蘇棠棠身後,大氣都不敢喘。

這樣的顧墨恒,太嚇人。

看了蘇棠棠一眼,顧墨恒卻抬手抓了她的手腕:“本王找你有事。”

他的手勁兒有些大。

蘇棠棠狠狠擰了一下眉頭。

她能明顯清晰的感覺到他的怒意。

下意識的抽了一下手腕,冇能抽回來,蘇棠棠也有些惱火:“王爺弄疼我了。”

顧墨恒根本不接話,自顧自的拉著她走回了房間,一邊吩咐小蓮:“退下。”

這邊小蓮嚇的不輕,整個人都有些顫抖。

“去吧。”蘇棠棠明白,這幾日顧墨恒極忙,定是有什麼大事。

此時這般,應該是事情砸了。

小蓮卻抓了蘇棠棠的袖子:“王妃娘娘,你,你怎麼辦啊……”

她不能在這個時候自己跑了。

她得擋在主子前麵。

蘇棠棠看著她蒼白的小臉,笑了一下:“無事,去吧。”

直接小蓮退出去,將門關好,她才瞪了一眼顧墨恒,手腕快被掐斷了。

這個男人真是瘋子。

顧墨恒也接受到了她的白眼,倒是冇說什麼,直接鬆開她。

秦蕭也已經退了出去,秦堯的麵色有些不自然:“墨恒,怎麼了?”

蘇棠棠正在揉手腕,她的皮膚格外的白皙,此是上麵的青紫更是刺目。

連秦堯看著都僵了一下。

顧墨恒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,僵了一下,可麵上的陰翳不減,直接移開了視線。

房間裡的氣氛太過冰冷,既然有火爐子,都不能讓人覺得暖和。

“秦堯,你的手臂好了嗎?”顧墨恒開口,聲音冰冷,眸光極沉,如淬了冰一般。

“好,好了!”秦堯點了點頭,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。

已經拆了線,接下來就是好好休養。

“王妃的確好手段。”顧墨恒又陰測測的說了一句,抬頭去看蘇棠棠。

揉手腕的動作僵了一下,蘇棠棠也抬頭看他,心裡更是不斷的思慮著,這人突然發瘋,應該不是小事。

他直接就來找自己和秦堯,說明與他們二人有關,而且有證據。

“王爺說說看,什麼樣的手段!”蘇棠棠也冷冷回了他一句,不管怎麼樣,她都不是受氣的人,“開口之前,一定要想清楚哦!”

眸底也帶著戾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