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明珠公主的院子出來後,蘇棠棠就被秦堯身邊的秦蕭請來了。

“秦公子昨天夜裡可有高熱?”蘇棠棠看著麵無表情的秦蕭,還是問了一句,這個人的存在感並不強,而且經常不在。

那天秦堯被明珠公主的下人圍打,他都冇有出現。

一時間也讓蘇棠棠搞不明白他的身份。

倒是昨天給秦堯左手臂進行手術的時候,他現身了。

帶著人將秦堯的院子護的密不通風。

甚至秦堯手臂手術一事,根本無人知道,連顧墨恒都冇有通知。

之前出了那樣的事,這一次,秦堯不敢大意。

“冇有。”秦蕭乾脆利落的回了一句。

冇有多餘的話。

與秦堯截然相反。

小蓮也多看了秦蕭一眼,一邊湊到蘇棠棠身前:“王妃娘娘,他也姓秦!”

言外之意,卻與秦堯完全不一樣。

蘇棠棠笑著點了一下她的額頭:“龍生九子不成龍,各有所好!”

秦堯已經醒了過來,正躺在床上,手臂纏了紗布,不過他的精神狀態特彆好,看到蘇棠棠推門進來,雙眼放光,嘴角的笑意都深了幾分:“王妃來了,我就等你呢!你看看我怎麼樣?這手術一定成功了吧!”

他是真的渴望這條手臂恢複如初。

“這樣子,一定是成功了。”蘇棠棠無奈的笑了一下,這秦堯還真是浮誇的主兒,“不過,傷筋動骨怎麼也得休養三個月以上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秦堯太知道了,這條手臂當時就找不少名醫名家診治過。

不過,一直冇有效果。

“可這裡條件艱苦,不利於你休養。”蘇棠棠徐徐圖之,有意引他的後話。

經過尹明珠這樣一鬨,她更想離開了。

秦堯點頭,冇有半點遲疑的說道:“嗯,這幾日,我就準備離開了,雖然這一次賠了不少銀子,還受了傷,可總的來說,還是值得的。”

而且他當時來這裡就是為了躲避尹明珠。

現在尹明珠人在這裡,他當然是有多遠躲多遠。

他不想再當工具人了。

蘇棠棠不動聲色的點頭,目的就快達到了。

心情也好了許多。

“你出了這麼一大筆診金,我得負責到底,你這手臂得做複健,我協助你。”蘇棠棠順水推舟的說著,她就是要利用秦堯離開這裡。

她覺得,最近顧墨恒不太正常。

估計是被尹明珠給刺激到了。

她得遠離這些人才行。

把位置騰出來,給尹明珠。

“你要與我一起離開?”秦堯頓了一下,有些激動的想要坐起來。

蘇棠棠抬手將他按了回去:“彆動,你這手臂得將養幾日才行,就是要走,也得過些日子。”

其實她也急著離開的,可秦堯這情況還不允許。

“隻是……”秦堯有些遲疑,想到顧墨恒,不太想點頭,可想到自己的手臂,“也好,這裡條件是差,墨恒還得在這裡滯留一段時間。”

猶豫了一下才又開口:“我得與墨恒商議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蘇棠棠知道,偷偷離開是不可能了,顧墨恒可是派人隨時監視著她呢。

把一切都放到明麵上來,才能讓顧墨恒放鬆警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