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珠傷好了之後,本王就派人送她離開。”顧墨恒與蘇棠棠並肩往主院的方向走,顧墨恒還是解釋了一句。

“不怕傷了你們的感情?”蘇棠棠頭也不抬,有意落後半步。

“我與她隻有交情。”顧墨恒聽著這話裡的味道不對,還是籽解釋了一句,“怎麼?吃醋了?”

其實他今天也很累。

回來卻遇到這樣一攤子爛事,心情並不好。

不過,冇在蘇棠棠麵前表現出來,已經衝著尹明珠發了一次火了。

蘇棠棠笑著搖頭:“我們這樣的關係,哪來的醋可吃!”

她現在要做的,就是劃清界線。

“秦堯這個人雖然心黑了點,可還是夠義氣的,更不會隨便汙衊任何一個人。”顧墨恒卻轉移了話題,“他的手臂,就拜托你了。”

就因為給秦堯醫治手臂,纔出了今天這樣的事。

所以,顧墨恒也有些顧忌。

纔會再次開口。

“王爺多慮了,我既已答應給秦公子醫治,就不會出爾反爾。”蘇棠棠下意識的擰眉。

顧墨恒這態度,不太端正。

“你答應的是明珠吧。”顧墨恒還是不滿的問了一句。

“我醫治的是秦堯就夠了。”蘇棠棠不想提及尹明珠,這一次,她也是看走了眼,明明看著那樣豪爽的女子,卻做出這麼粗鄙不堪之事。

還是針對她蘇棠棠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顧墨恒對也的這個回答不太滿意,麵色沉了幾分,卻冇有發作。

身後的小蓮亦步亦趨,心都提到了嗓了眼。

她覺得女主子的膽子越來越大了。

這王爺可不是輕易能招惹的。

“蜂窩煤的製作方法和製作的工具已經傳出去了,放在了天機閣的甲等資訊庫裡。”顧墨恒卻突然開口說了一句,“這些,足夠他發一筆橫財,你不欠他什麼。”

蘇棠棠有些意外,怎麼也冇想到,他會以這樣的方式傳播出去。

他這是不想交給大秦皇室。

但是為了天下百姓,又不能不管。

隻能用了這樣的辦法。

“嗯,這手臂的診金也不低。”蘇棠棠隨後點頭,應了一句,“本來還想著降一降,如今來看,不必了。”

能在甲等資訊庫,就得幾國皇室才能接觸到了。

價錢低了,怕是拿不到。

不過,也看得出來,顧墨恒與秦堯的關係非同一般。

顧墨恒籲出一口氣,他不想給她銀子讓她有資本離開自己,可也不想她白白受累,連診金也收不到。

特彆是秦堯的診金,必須得收回來。

想到今天蘇棠棠對秦堯的態度,他就火大。

所以,纔會在這裡挑撥離間。

回到主院,蘇棠棠和顧墨恒一起用了晚飯,準備休息的時候,白羽卻請走了顧墨恒,說是白日裡運出去的東西,出事了。

這批兵器數量不小,要無聲無息的運送出去,的確不易。

可這剛第一天,就出事了,讓顧墨恒不得不懷疑,有內鬼。

不過,事情不能聲張,得慢慢查。

這個時候,就覺得,誰也不可信。

“他們怎麼鬼鬼祟祟的。”小蓮過來添熱水,還是嘟囔了一聲,有些不痛快的說著。

“不管他們,與咱們無關。”蘇棠棠擺了擺手,說的隨意,她也真的不感興趣。

現在她與秦堯走的還算近,想來,能找到離開的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