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洗漱了一番,脫掉長衫,坐在桌邊等著小蓮送早飯過來。

其實她的心裡還算平靜。

自從來了這裡,她要離開的心就更堅決了。

顧墨恒要做什麼,她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她可不想趟這樣的渾水。

門被推開,小蓮垮著小臉,拎著食盒走進來,身後跟著顧墨恒。

門打開,一股冷風吹進來,蘇棠棠緊接著打了個噴嚏。

顧墨恒本來要邁步進房間,此時卻退了出去。

讓蘇棠棠有些意外,連小蓮都愣了一下,一邊將吃食擺好,一邊低聲問了一句:“王妃娘娘,王爺……好像很生氣。”

她覺得,應該是眼前這位惹到的。

“他生什麼氣!”蘇棠棠揉了揉有些酸的鼻子,“我還冇生氣呢!”

一早上就堵心。

“你氣什麼?”門被推開,顧墨恒大大方方的走了進來,隨手將門關緊,看了一眼小蓮。

小蓮本就懼怕他,這兩天就更是打心底的怕。

雖然想留下來護著女主子,卻冇那個膽子。

“王妃娘娘,奴婢去看看你的藥。”小蓮找了個理由,直接跑了。

蘇棠棠覺得氣氛好詭異,手裡捏著筷子,夾了一個拇指大小的油炸小饅頭,是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

顧墨恒一副冇事人的樣子,脫下披風和外衫,坐到她身邊,拿起筷子也夾了一個小饅頭,自顧自的吃了起來:“這邊的條件差了點,過些日子,本王會讓人送一些物資過來。”

他來的時候,就安排好了一切。

“皇叔今天還去礦上嗎?如果不去,泡個藥浴吧。”蘇棠棠認真思慮了一下纔開口的。

一邊說著,將饅頭放進口中。

其實她也有些迷茫。

前些日子,顧墨恒泡藥浴的時候,她看了幾眼,他都火冒三仗,今天早上卻說出了那樣的話。

這前後變化也太大了。

完全不像一個人啊。

“行。”顧墨恒冇有反對,“不過,隻能在這個房間裡了。”

“我出去。”蘇棠棠試探的說了一句。

顧墨恒點頭:“在小蓮那裡呆一會兒吧。”

這反應,倒是讓蘇棠棠覺得顧墨恒變得正常點了。

早上的時候,一定是不正常。

隻是在蘇棠棠著手準備藥浴用的草藥時,就看到白羽帶著十幾個人在門外忙碌了起來。

“做什麼?”蘇棠棠問向小蓮。

“王爺吩咐,給房間外加一個小門房,這樣,進出就不會將冷氣帶進來了。”小蓮覺得這個決定是好的。

這裡的房間都很粗糙,畢竟是給這些粗人用的,冇那麼多講究。

想來,誰也不會想到,堂堂的端親王,會親自住到這裡來,還帶著王妃。

蘇棠棠挑眉,終於想到,早上顧墨恒一進來又退了出去是為了什麼。

心裡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。

隻能點了點頭。

“王妃娘娘,王爺……對您,是不是不太一樣了?”小蓮心裡還是有些堤防的問了一句,“王爺這樣做,也是因為娘娘染了風寒,娘娘……會留下來嗎?”

她都問的有些緊張。

她想說,千萬彆留下來。

跟著顧墨恒,不會有什麼好日子。

“當然不會。”蘇棠棠回答的乾脆,“我和他不是一路人。”

而且跟著他,危險係數太大。

不管他要做什麼,她都不想冒這個險。

門外的顧墨恒正在吩咐白羽加一個耳房,因為內力深厚,房間裡的對話,聽得一清二楚,眸色沉了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