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晏生打開信封後,一張臉迅速黑了下來。

拿著信的手,有些顫抖。

一邊搖頭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,她不會這樣做的。”

“這信,是我搶下來的。”蘇思綰直視著顧晏生,一字一頓的說著,“所以,她恨我,纔會把我的臉給毀了,她,真的太惡毒了,我的腿被她打斷了,再也接不回去了,她還讓齊達糟蹋了我,她是要徹徹底底的毀了我,讓我生不如死。”

這些事已經傳了開去,隱瞞也冇有用。

不如用來汙衊蘇棠棠。

讓顧晏生恨上蘇棠棠,與自己一起聯手對付她才行。

“她……”顧晏生怎麼都無法相信這一切,他識得的蘇棠棠不是這樣的。

她是憨傻一些,可卻是他喜歡的樣子。

“王爺,事實擺在眼前,您還不信嗎?這是她的筆記,您總識得吧。”蘇思綰袖子裡的手用力捏著帕子,也有些緊張。

其實她這也是賭博。

賭贏了,就會與二王爺顧晏生成為統一戰線。

賭輸了,就會被二王爺顧晏生給殺人滅口。

這信上的東西,對顧晏生的威脅太大了。

顧晏生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,臉色陣青陣白,更是抬手用力揉了一下額頭。

他自然不願意相信。

可事實擺在眼前。

隨後,他冷冷的看向蘇思綰:“這信,你看了吧。”

“看了。”蘇思綰回答的很平靜,“就是因為看了,才覺得,長姐可怕,她與王爺接觸,原來是在探聽王爺身邊的事,用來對付王爺。”

顧晏生不接話。

他的眼睛有些紅。

麵上滿是懊惱。

其實他不願意相信。

自從蘇棠棠嫁進端親王府,他就以酒消愁。

茶不思飯不想,更是夜不能寐。

此時這個訊息,差點就將他打垮了。

“來人,送客。”顧晏生不想聽蘇思綰說這些,對著外麵喊道。

樹生走進來,對著蘇思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蘇思綰很不甘心,咬了咬牙。

卻也不敢多說什麼。

“想來,蘇二小姐知道什麼該說,什麼不該說。”顧晏生還是威脅了一句,他現在腦子裡有些亂,他得靜一靜。

好好捋一下。

這樣的事實,他是真的無法接受。

蘇思綰當然明白他話中之意:“晏生哥哥放心,這件事,我會爛在肚子裡。”

她也不捨得。

蘇棠棠看著病房診室都裝修好了,裡麵的消殺也做的很好。

連病床都是按照她的要求打製的。

她就知道,這裡的人很聰明,隻要說出要求就行。

連抽水井都做的很好。

“這,這竟然能出水!”管家瞪著眼睛,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蘇棠棠動手壓了一桶水,很清澈,很滿意。

壓製著咳嗽走進海棠院的顧墨恒也是眼前一亮。

“王府其它兩處水井,也可以換成這個。”顧墨恒很識貨,一下子就來了興趣,一邊上下打量蘇棠棠。

他真想知道,蘇棠棠的腦子裡,哪來的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想法。

最重要的是,這想法真的太牛氣,太實用了。

“王爺也來試試。”蘇棠棠回視著顧墨恒,“你這樣的身體,這種很適用。”

“娘娘,王爺這樣的身份,怎麼能做這種事。”管家急了,忙開口阻止。

“王爺怎麼了,不是人嗎?”蘇棠棠冇好氣的說著。

管家差點吐血。

用眼睛偷偷打量顧墨恒,見他竟然冇有生氣。

也有些不能理解了。

他不知道,主子的脾氣什麼時候這麼好了。

竟然冇發火。

還一臉笑意的走到了那個井邊去壓水了。

“的確,不費一點力氣。”顧墨恒一邊壓水,一邊說著,他心裡其實有些不爽。

可想到他為了沈月而說了蘇棠棠那番話,有些過份了。

所以,今天就忍住了。

“王爺。”這時白羽走了過來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他看到主子很高興的樣子,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說話了。

蘇棠棠已經自顧自的走到房間裡去檢視其它用品。

隻要這裡裝修好了,她就可以動手醫治顧墨恒。

這幾日很消停。

而且沈月被禁足,也不會在她眼前晃了。

蘇家也停止針對她,看樣子,這一次損失有些慘重。

所以,安份下來了。

顧墨恒停了手中的活計,看著壓好的一桶水,倒是很有成就感,看向白羽:“怎麼了?”

他當然瞭解自己手裡的人。

知道白羽是有話要說。

“二王爺要見王妃娘娘!”白羽的聲音都低了下來。

王府上下都知道蘇棠棠要嫁的人,其實是二皇子瑞王爺。

不知道中間出了什麼問題,讓蘇棠棠嫁來了端親王府。

“老二!”顧墨恒猶豫了一下,“你去問問王妃,她願意見,就讓她去見。”

他並冇有把蘇棠棠當作自己的王妃。

他們能和平相處,也是因為蘇棠棠能醫好自己。

蘇棠棠聽說顧晏生要見自己,也有些意外:“他見我做什麼?我現在是他皇嬸,不合適吧。”

這話,白羽倒是覺得挺順耳的。

然後,直接就去回絕了顧宴生。

顧宴生坐在客廳裡,握著拳頭:“本王要見皇叔。”

“王爺……最近身體不好,恐無法見客。”對於皇室的人,白羽都不喜歡,很反感。

畢竟包括皇上在內的所有皇家人都在針對顧墨恒。

都想要他的性命。

顧晏生凝著眉頭,上下打量了一番白羽。

他倒是能理解這王府下人對自己的態度,他對王府的打壓力度也極大。

誰讓這位皇叔年紀與自己相差不多,還有能力,有勢力,更有尚方寶劍在手。

是自己爭儲的強有力對手。

絕對不能大意。

“既然如此,本王告辭。”顧晏生一甩袖子,麵無表情的離開。

他現在隻想親口問蘇棠棠一句。

否則,他無法相信。

也下不去手。

其實知道他這個秘密的人,都死了。

因為對方不死,他就得死。

“老二來見你,你怎麼不去?”顧墨恒也有些不解,他是聽說過一些傳言,說是蘇家逼著蘇棠棠嫁進端親王府,她卻誓死不願,因為她心裡有瑞王顧晏生。

顧晏生心裡也有蘇棠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