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將死之人,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。”沈月不屑的看了一眼蘇棠棠,她覺是,今天的蘇棠棠是必死無疑的。

為瞭解藥,白羽一定會妥協。

“這話,我真想送給你。”蘇棠棠笑嘻嘻的走到她麵前。

眼底卻冇有半點笑意,過份的淩厲。

讓沈月僵了一下。

竟然不敢去看蘇棠棠的雙眼。

“你……死到臨頭了!”沈月努力讓自己鎮定,不去看蘇棠棠的雙眼。

她有些怕蘇棠棠了。

蘇棠棠拍了拍手,臉上的笑意也深了幾分,這沈月倒是挺自信。

那毒藥她也看了,的確強橫。

若是顧墨恒真的中毒了,一時半刻,她還真無法徹底解毒。

蘇棠棠上上下下打量著沈月:“我好怕怕啊。”

然後,側頭看了看身後的主樓:“皇叔是準備一直看好戲嗎?”

她想讓他聽的話,都已經聽到了。

不想演戲了。

乍一聽到這話,沈月的麵色瞬間慘白,顧不得脖子上有一把劍橫著,猛的抬頭去看主樓。

這時門裡麵推開。

一身白衣的顧墨恒緩步走了出來,長身玉樹、顏如舜華。

讓院子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。

肖彥也是一愣:“王爺!”

手上的劍就要刺下去。

“住手!”顧墨恒低喝一聲。

一旁的白羽忙抬手攔住肖彥,搖了搖頭:“彆犟,聽王爺的,小心讓你再去礦山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肖彥很氣憤,覺得自己被沈月耍了,加上沈月給顧墨恒下毒一事,一時間,怒從心頭起,隻想殺人。

“表哥。”沈月有些不敢相信,看著他白色的長袍上明顯的藥漬,咬了咬牙,“你這是在誆我吧。”

聲音淒楚,夾著心痛。

她真的以為自己這一步走對了,冇想到,會這樣。

眼角的淚水不斷的滴落下來。

身形有些站不穩,搖搖晃晃的。

“你都想要本王的命了,本王誆你一下又如何?”顧墨恒的語氣冰冷,聲音裡夾著嘲諷。

在幾步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。

就那樣直視著沈月。

蘇棠棠笑盈盈的退後,把場地讓給沈月和顧墨恒。

“表哥,你怎麼能這麼殘忍。”沈月的淚水不斷的滴落下來,就那樣楚楚望著顧墨恒,“你明明知道,我隻是心悅你,隻是想嫁給你。”

“你這樣的心悅,本王要不起。”顧墨恒甩了一下袖子,挑眉看肖彥,“退下。”

肖彥不願意。

隻想殺了沈月。

“不要擾亂王爺的計劃。”白羽踢了肖彥一腳。

這個傢夥很好利用,不然,這齣戲也不會演的這麼逼真。

可這人的腦子一根筋,也實在讓人無語。

如果沈月能殺,他絕對不能等到肖彥回來再動手的。

沈月可以死,但是不能死在端親王府的任何一個人手裡。

這是顧墨恒當年答應貴妃的。

肖彥氣哼哼的收了劍,收劍的時候,還是劃過了沈月的肩膀,一瞬間,血流如注。

“啊。”沈月慘叫一聲,抬手捂住肩膀,可憐楚楚的看向顧墨恒。

顧墨恒卻不為所動,隻是靜靜看著,他的眼底如枯井一般,黑的冇有一點波瀾起伏:“小月,從今天開始,本王冇有你這個表妹,你嫁去白府後,是死是活,都與王府冇有半點關係,也與本王冇有半點關係。”

本來他以為沈月會急著闖進房間看看自己呢。

不過,她冇做到。

肖彥打亂了計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