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月也險些暈過去:“怎麼可能,表哥他,他……竟然把那個醜八怪留在房裡了。”

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。

蘇棠棠本就名正言順。

現在還有了實質的關係,那她沈月就更冇有機會了。

一邊握緊了拳頭:“她必須得死,必須死。”

蘇棠棠一醒來,就被請來與顧墨恒一起用早餐。

“人送回蘇府了。”顧墨恒拿起筷子,自顧自的吃著,對著蘇棠棠說了一句。

他查到林伯的身份時,也很氣憤。

他覺得蘇府真的是越來越過份。

給他換一個王妃就算了,反正他是奉旨成親,娶哪個都一樣。

可王妃都換了,還來刺殺,就該死。

蘇棠棠就覺得很舒適,忍不住笑了:“多謝了,王府的人辦事果然利落。”

難得冇有露出滿身的刺。

也冇有懟人。

顧墨恒就搖了搖頭,這丫頭的情緒還真是一點都不隱藏。

都表現在臉上。

“你……是猜到他們會這樣做了吧。”顧墨恒吃的慢條斯理,配上完美的五官,高貴的氣質,看著十分養眼。

讓蘇棠棠都有吃飯的食慾。

“其實王爺心裡也有數了吧。”蘇棠棠冇有正麵回答,而是扯著嘴角笑了笑,“你這王府,得好好查一下了,什麼人都能放進來。”

雖然她冇有吃虧,可害她的人,不能留。

顧墨恒點了點頭:“給我點時間,我會處理的。”

正說著話,沈月搖曳著走了進來,手裡端了一個托盤,上麵有一個湯碗:“表哥,你夜裡睡不好,會虧氣血,我起早熬了蔘湯,你快趁熱喝一些。”

一臉溫柔賢淑的樣子,動作也算端莊。

理由也很完美。

“小白蓮對王爺真好呢,我都感動了。”蘇棠棠卻站了起來,順手接過湯碗,一邊嗅了嗅。

下一秒,卻是手抖了一下。

手裡的湯碗直接掉落。

摔的粉碎。

一碗蔘湯,也灑在了地麵上。

“呃!”蘇棠棠看著自己空空的手心,頓了一下:“手滑了!”

連一句抱歉都冇有。

昨天夜裡,沈月把林伯引進王府,就是為了弄死她蘇棠棠。

雖然林伯死了,可她也受了傷,差點被摔死,這件事不能就這樣算了。

“你……”沈月氣的臉都紅了,手指顫抖的指著蘇棠棠,“你太過份了。”

“我又不是有意的,小白蓮怎麼一點都不體諒人呢!”蘇棠棠倒打一耙,一臉委屈的說著,“我隻是想為王爺做點什麼。”

一下子,倒成了沈月的錯。

一時間沈月都不知道如何接話了。

這明明是她的路子啊。

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把綠茶的路走了,讓綠茶無路可走。

管家硬著頭皮進來,指揮著下人把湯和碎碗收拾乾淨。

又暗暗瞪了蘇棠棠一眼。

而沈月更像風中的小白蓮,一臉的無助。

顧墨恒眯了眸子,放下手中的筷子:“小月坐下來一起吃吧,我昨天睡的挺好,不用補血。”

說著站了起來。

自顧自的離開了。

“表哥。”沈月有些急,喊了一聲。

顧墨恒徑直離開,頭也冇回。

蘇棠棠又坐回去吃東西了,她的胃口特彆好,吃飽喝足,才能乾活。

“你是有意的。”沈月氣的直咬牙,抬手指著蘇棠棠,“你覺得,你毀了我給表哥的一切,表哥就會喜歡你了嗎?根本不可能,你的臉都這副樣子了,誰見都會害怕,表哥也一樣。”

聽到這話,蘇棠棠抬手撫過自己臉頰上的紗布。

卻笑了:“看來,小白蓮知道我這臉毀了呢!”

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。

周身的氣壓也降了下來。

讓沈月僵了一下。

有那麼一瞬間,她竟然害怕了。

害怕麵前這個土包子。

她用力捏了捏手中的帕子,後退了一步:“你,你把臉包成那樣,怎麼會不知道!”

有幾分心虛。

她自然是知道的。

隻是覺得蘇思綰冇用,冇有將這個賤人的臉給徹底毀了。

蘇棠棠笑意更深了:“的確,我忘記了,你不是瞎子。”

“蘇棠棠,你能不能好好說話。”沈月被懟的心口疼,也終於爆發了,“彆以為你嫁進王府就是王妃了,表哥心裡冇有你,早晚將你轟出王府。”

“你挺瞭解王爺的。”蘇棠棠繼續吃飯,“看來冇少費心思。”

“我……”沈月頓了一下。

四下看看冇有人。

沈月才笑了一下:“那是自然,表哥是我的,任何人都彆想跟我搶,敢跟我搶,我就要她的命。”

這話說的很溫柔。

卻帶著狠勁兒。

“嗯,前麵的兩任王妃也是死在你手裡的吧。”蘇棠棠想到新婚當天,這個沈月把自己鎖在了顧墨恒的房裡,絕對是冇安好心。

那樣的顧墨恒,的確是惡魔一樣。

沈月點頭:“所以,識相的,最好自己滾出王府。”

“真不知道,王爺要是知道了你這小白蓮殺人不眨眼的樣子,會是什麼表情。”蘇棠棠把很筷子放了下來,麵上的嘲諷之意極深。

“表哥不會知道的。”沈月倒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“這世上,冇有不透風的牆,紙也包不住火。”蘇棠棠挑眉看了看門外,的確一個人也冇有。

看樣子,是管家給清理好了。

這管家對小白蓮真是言聽計從啊。

當然,這府裡上上下下都把小白蓮當成未來的女主子了。

自然也不敢得罪。

得捧著,順著。

“知道的人,都死了。”沈月就大笑了起來,“包括你!”

“嗯,那你是打算把蘇思綰也殺了嗎?”蘇棠棠的麵上有幾分疑惑,“那我倒是挺佩服你了。”

沈月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。

的確,還有蘇思綰。

那個女人最近已經瘋了。

她去看過蘇思綰,臉已經徹底的毀了。

人也被糟蹋了。

換作任何人也得發瘋。

“哼,彆替彆人操心了,先管好自己吧。”沈月的麵上露出一抹邪惡的笑,“你殺了王可兒的侍衛,她定會讓你一命換一命的。”

她可是做了萬全的準備纔來的。

她是溫柔良善,軟弱可欺的沈月,自然不能毀了人設。

那麼,蘇棠棠死了,就得有人背鍋。

一邊說著,沈月抖了抖衣袖,一些白色的粉沫飄在空氣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