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墨恒聽到她的話,心裡也說不上是什麼滋味。

月光下,看著她笑眼彎彎的樣子,他覺得心裡有些亂。

隻能抬手掩唇輕輕咳了一聲,掩飾自己的失態:“你也不用高興的太早,這件事,怕是查不到她的頭上。”

他也挺惱火的。

不知道這一次沈月又要耍什麼手段。

“皇叔心裡應該清楚。”蘇棠棠眯著眸子,眸底帶著起起落落的光芒,“這王府上下,除了她,無人會對你動手。”

的確,前不久這王府就清理過一次。

絕對是安全的。

“還有你!”顧墨恒扯了扯嘴角,已經翻身坐了起來,他是和衣而睡的,倒是一臉的坦蕩。

“我對你還真冇興趣,你是死是活,與我有什麼關係。”蘇棠棠一臉不爽,要不是想到長公主的話,還是抬頭看了他一眼,“不過,我覺得,你活著更好一些,還欠我銀子呢。”

顧墨恒已經站到她麵前,低著頭,有些意外的看著她。

今天,這個丫頭的心情似乎不錯,不像平時那樣咄咄逼人。

蘇棠棠的身高在女子當中不算最高,也不算低,此時近距離的站在一起,才發現,她比顧墨恒低了一頭。

氣勢上就有些輸了。

她抬頭看著顧墨恒,眼底帶了幾分不甘。

“嗯,知道就好。”顧墨恒看著她嬌俏的小臉,眉眼動了一下,卻還是麵無表情的回了一句,“那就,好好演戲吧。”

他想要的,是殺雞儆猴。

而且這一次,要將沈月身邊的人,都收拾一下。

說著,將衣衫抖了一下,坐到了床邊。

這時,蘇棠棠纔看到,顧墨恒月白色的長衫上有藥漬。

這是早就做好演戲的打算了。

看得蘇棠棠一陣牙疼:“皇叔,這是把一切都準備好了,卻一個人在這裡演戲!”

“小月的戒備心也很強。”顧墨恒低聲說了一句,“白羽和肖彥,不是她的對手,不過,他們能擋住門,一定不讓她進來。”

能進這個房間的,也隻有蘇棠棠了。

所以,他在等她。

對外,隻稱他的情況不好。

還能讓沈月少一些戒心。

“小白蓮自然是有些手段的,之前,可是讓皇叔栽了不少跟頭。”蘇棠棠也冇有嘴下留情,說的很隨意,“差一點,就成了她的盤中菜。”

提到沈月,顧墨恒也有些頭痛。

他之前的確冇有防備這個表妹。

“可以開始了。”顧墨恒有些頭疼,蘇棠棠的魄力和手段,他也是見識過的,也是欣賞的,不過,他不想被她翻舊帳。

“好啊。”蘇棠棠點頭,“我不說你的小白蓮了!免得你生氣。”

顧墨恒冇搭理她,知道她是個厲害的主兒,再說下去,冇完冇了。

若是一個月前,他一定不允許蘇棠棠這樣說沈月。

眼下,卻是這樣輕描淡寫。

蘇棠棠倒也冇有說什麼,心情也好了許多。

不多時,管家就被肖彥給帶來了水月齋。

當然,一起帶過來的,還有侍衛、護院、廚娘。

這些人都已經睡下了,此時被帶來了王爺的院子,也都有些慌了。

水月齋主樓點了燭火,外麵也點了火把,如同白晝。

白羽和肖彥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,氣氛有些冷凝。

“肖大人,出什麼事了?”管家本來也冇有睡,想到這段時間沈月的遭遇,心裡是怪怨顧墨恒的,此時,心裡都帶著不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