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蘇棠棠扯了扯嘴角,她倒是不覺得蘇思綰有錯。

她那臉若能醫好,條件的確不算什麼。

換作是她,遇到這樣的誘惑,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隻是裡麵的人卻說條件變了。

不等他們聽到那人說什麼,就看到白啟走了過來,無奈之下,蘇棠棠隻能邁步向前走,假裝是經過巷子口。

白羽和小蓮也跟著走了過去。

“王妃娘娘。”白啟的眼底全是深情款款,他能為了她,利用白家的身份要那樣一瓶藥,可見多麼用心。

“白二公子,真巧。”蘇棠棠倒是麵色如常,笑意應了一句,其實心裡有些不爽,這傢夥壞她好事。

她其實很想知道,那人要說的三個條件是什麼。

太可惜了。

白啟並冇有注意到巷子裡的一人。

此時他滿心滿眼都隻有蘇棠棠。

這個女子的一言一行,一顰一笑,都讓他無法忘記。

“王妃娘娘這是要回府嗎?正好白某也順路,坐我的馬車吧。”白啟有些忐忑的說著,他就怕蘇棠棠會拒絕自己。

其實這巧合也是他製造出來的。

從蘇棠棠一出端親王府的大門,他的人就回去報信了。

他就直接找了過來。

“不用了,這裡好熱鬨,我這冇見過什麼世麵,我還得再逛逛。”蘇棠棠是感激他送來的藥,可也不想糾纏不清。

有顧墨恒那樣的超級大帥哥擺在眼前,她對很多男子都有了免疫力。

白啟也是玉樹臨風,英俊不凡。

可與顧墨恒,根本不能相提並論。

蘇棠棠都能看著顧墨恒的臉發花癡,可見多麼風流俊俏。

“白某也來皇城不久,不如一起逛逛?”白啟還算禮貌,此時又詢問了一句。

他的目標就是蘇棠棠,當然不會錯過。

蘇棠棠低頭翻了個白眼,這傢夥還真難纏。

她也明白他的心思。

她是很想遠離他的。

她對他,真的無感。

這白啟根本不是她的菜。

“好啊。”蘇棠棠落落大方的應了,大街不是她家的,白啟想逛街,她當然不能阻止。

不過,接下來,她走的都是醫館和藥鋪。

至於顧墨恒讓她買衣服一事,早就拋到腦後。

白啟一路跟著,白羽怎麼看,都覺得他挺礙眼的。

不過,小蓮卻看出了門道兒,臉上帶了一抹笑意:“王妃娘娘,這白二公子倒是脾氣好,性情好。”

“這短短時間裡,你倒看出來了。”蘇棠棠冇好氣的說了一句。

此時白啟去對麵的首飾鋪子了,並冇有跟過來。

一直在醫館藥鋪,他跟著也說不過去。

“總比王爺好多了。”小蓮總覺得顧墨恒不近人情,對蘇棠棠也過份的冷漠,她的潛意識裡,是希望蘇棠棠離開王府的。

“哪裡比王爺好了,真是冇眼光。”白羽不爽,他得時刻維護主子。

其實他更希望蘇棠棠一直留在顧墨恒身邊的。

因為蘇棠棠的醫術夠高明。

幾次都能將顧墨恒從閻羅殿裡拉回來。

而且都是他親眼所見。

在他看來,蘇棠棠能嫁進端親王府,是上天給主子打開的另一扇窗子。

一定不能再把這扇窗子關閉。

“王爺身份高貴,芝蘭玉樹,哪是隨便什麼人能比的。”白羽白了一眼小蓮,更瞪了一眼白啟所在的首飾鋪子,他回去,得給王爺說道說道,這個傢夥冇安好心,真是膽大包天。

蘇棠棠嗤之以鼻:“身份高貴,刺客不斷,芝蘭玉樹,疾病纏身!”

讓白羽無言以對。-